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曇之天】#主線一

      宵、夢見以及無花三人,為了採買食材他們稍早換上便衣來到山腳下的村莊,此時正走在返回曇之村的歸途上。

 

      宵壓低帽沿,素淨的臉上稍微沾了點泥沙,夢見與無花也一身遠行衣物,看起來與風塵僕僕的旅人沒什麼兩樣。就在彎入小巷快要抵達村口時,他們見到地上倒著一個人,宵當即伸手示意身旁兩人先別靠近。

 

      「兩位覺得呢?」宵思考是該救還不該救,他不太喜歡遇上計畫外的事情,「我比較想當作什麼也沒看到。」

 

      「欸──可是,我們現在是普通的路人喔?」無花拉了拉身上樸素的衣物,視線在前方趴地的人和同伴間游移,「一般人看到路上有人倒著應該都會過去看看吧?」

 

      「……死了、還是活著?」夢見隨手撿起路邊的樹枝,走過去蹲下來用樹枝戳了戳。

 

      倒在地上的人因夢見的動作而發出幾聲呻吟,似乎還可以聽見在低唸著什麼。但夢見還沒來得及聽清楚對方想告訴他的話,突然一道黑影從上方竄下,而後以普通人不及的速度再次躍上屋頂。定睛一看,剛剛還躺倒地面的人已不在原處,而是被誰給扛著正被帶離村莊。

 

      「那個是……其他村的忍者?為什麼會在這裡。」由於站的距離較遠,宵在那人消失前有瞥見對方離去的方向與衣著,「總覺得不太妙,看來我們只能先追上去。」

 

      「快走,會追丟。」夢見站起身子丟下樹枝,落下話語的同時將脖子上的紅色圍巾調整了方向──接著直接往不明人士被帶離的方向追過去。

 

      宵的速度不比夢見和無花,雖稍微落後一些但三人還是穩穩跟在陌生忍者身後。追出村子一段距離後幾人進入樹林中,他們瞧見那人在較為空曠的區域停下。藉著樹蔭樹叢遮掩,三人躲藏在可以看清對方動作的暗處。不一會,另一名身穿同樣制服的青年從樹後方走出,斷斷續續的交談聲也傳了過來。

 

      「你……這封信是……不能交給曇村。」

      「明白…這個人呢?上面的……」

 

      距離因素只能捕捉到幾個關鍵字,宵瞇起眼觀察一下環境,轉頭對夢見與無花說:「那個倒地的好像是我們村的忍者,現在回去請支援也來不及了,看來只能靠我們把人跟東西搶回來……雖然只是猜測,但我覺得他們發現有人在跟蹤,只是不知道我們的位置跟人數。」

 

      從開始交談以來,那兩名陌生忍者的手一直按在大腿外側,也就是腰包所在的地方。就算動作看上去再自然,發白的指尖也表示他們處在備戰狀態。

 

      「所以呢,我的提案是咱們強攻吧,反正躲也沒意義了。」拍拍兩名年紀比他小的女孩,語調輕鬆地彷彿他們只是來郊外踏青,「拜託你們囉。」

 

      「......明明是大人卻不出力。」鼓著臉頰往霄的腰部送了個拐子,無花一副認命地貓著身,去找其他適合偷襲的隱蔽位置──比起正面對上,她比較擅長游擊戰。

 

      「嗯……夢見,喜歡直接來。趁機偷襲、拜託了。」沒有武器?那種東西對夢見而言,在樹林中到處都是。跳到樹的上方,直接用力的把粗壯的樹幹打斷,舉起來用力往目標的方向砸過去。

 

      「哇嗚......真的很直接欸。」第一次見識到這麼狂氣粗暴的打法,正要移動的無花當場看呆。

 

      明明夢見的胳膊和自己的差不多細,那可怕的力氣到底是哪來的?

 

      直到聽到樹幹與地面碰撞的聲音時無花才回過神來,趕緊移動免得自己連帶被曝光。

 

      「在那裡!」

 

      在宵還揉著生疼的腰時,樹木隨著夢見的攻擊砸往敵人,但稍早枝幹折斷的巨大聲響就足以讓人做出反應。扛著人的男子在攻擊來襲時迅速側身朝後退開,同時抽出腰包中的苦無,借力將之甩向夢見的方向,另一人則是奔向露出身影的夢見。

 

      抱著先合力解決掉一隻的想法,無花鎖定往夢見奔過去的那名忍者,抽出幾枚手裡劍往對方的手腕甩去後,沒有先確認是否擊中便馬上移動位置。

 

      現在是敵在明她在暗,避免自己的位置被曝光是她的行動方針。

 

      輕巧的跳到其他的樹上閃避過攻擊,身體矮小輕巧的優勢在這裡顯現。

 

      看見對方的手腕被手裡劍射中而停頓瞬間,瞄準這一瞬產生的縫隙將樹幹當作踏板朝敵人的方向直接躍去──毫不猶豫的朝對方的臉揍了一拳。

 

      「夢見、不會同情。」調整平衡後輕巧的落到地上,對於自己到底幹了什麼樣的事情當然是明白的。

 

      根本沒料到眼前女孩的力量如此大,架起左臂打算正面接下攻擊的男子,在拳頭擊中的瞬間發出清脆的骨折聲。力道至此還沒緩解,男子整個人被擊退了一兩公尺遠。

 

      唔哇──

 

      也聽見了那骨折聲,無花再次讚嘆起夢見的怪力。看來這邊沒問題了,那麼目標就剩下一個。

 

      無花壓低身體,從貼身包包內掏出幾把苦無後直接往另一名男子的腳後跟射去。

 

      肩上扛著人的男子本想趁同伴拖延時間時離開,誰想到同伴居然一下就被傷了兩隻手而戰力受損。男子也不打算閃避,用空出來的手往腰包掏出捲軸,硬是在苦無刺中腳跟的同時完成結印。周圍的樹木顫抖著,然後枝幹延伸變長,彷彿有生命般纏向夢見及無花。

 

      「嘖。」不悅的皺眉,夢見乖乖的暫時往後方跳躍迴避,看著追擊而來的樹木枝幹只是再往上跳躍,在林間俐落的迴避穿梭著。

 

      雖然也考慮過施放忍術,但這種狀況下做賭博並不是很喜歡,所以只是持續閃躲著──某個大人再不做事情的話就得真的要考慮等一下是否該揍他一拳了,當然,在力道上會放水的。

 

      樹林中的鳥受到驚嚇而成群飛向天空,這樣大的動靜即使隔著一段距離也許能看到。

 

      宵邊思考著邊慢慢移動,他看見另一人跑去攙扶因施術而被大量消耗體力的同伴。兩人都專注望著前方,加上樹木製造出的吱軋雜音使他們並沒有注意到宵的存在。宵抽起藏在髮飾中的兩隻小刀,從背後將刀尖抵在敵人的頸動脈上。

 

      「……!還有一個!」

      「兩位,我就不廢話了,其他人在哪裡呢?」宵嘻嘻地笑著,他當然沒指望對方會開口。

 

      不過聽完這個問句,其中一人下意識地將頭偏向右方,那是樹林出口的山道。見狀,宵連忙向夢見與無花大喊:「小心!不只兩個人,林道出口!」

 

      說完他用力推了那個被扛在肩上的信差,在信差落到地面時他也被敵方回身一擊給踢個正著。很不巧地還撞上身後的樹幹,宵只覺得一陣暈眩使不上力。

 

      接著半空傳來一陣轟然巨響——是炸藥。

      專心躲避樹枝的無花聽見同伴的喊叫,回頭到一半卻被爆炸的衝擊給吹飛,摔至另一邊的矮樹叢裡滾了幾圈才停下。

 

「嗚嗚......怎麼、回事......」

 

      實戰經驗不足加上受到衝擊影響,身心皆呈現混亂狀態的無花暫時無法起身,只能用剩下的力氣努力把身體縮進樹叢裡遮蔽。

 

      夢見沒有餘力去觀察現在的狀況,在聽見同伴的喊聲後,反射性將包圍自己的樹木當做了爆炸的盾牌才勉強避開炸彈的直擊,但隨即被餘波震飛而撞到樹幹上,和殘碎的樹枝一起落到地上。

 

      「咳咳……好討厭……」身上有多處皮肉傷,馬上爬起來重新在樹林間隱蔽起身子。

 

      「腳……落地的時候?」雖然咬著牙撐著也不影響行動,但拖下去實在不利,得想辦法速戰速決。

 

      「可惡,又躲起來了!」

 

      「極限了……」男子說完便跪倒在地。舞動的樹枝也在眨眼間枯萎,曠地有如鋪上一層朽木製成的毯子:「後面那個先解決。」

 

      手受了傷的青年聞言點頭應諾,用還可以使力的右手握緊苦無走向宵,不過才踏出兩步腳掌突然傳來劇痛。

 

      「我可沒死耶,別小看了食物的怨念啊。」剛才被推落,有著櫻色長髮的信差冷笑著,看來是跌落造成的撞擊讓他重新甦醒。

 

      「放手!」

 

      青年還沒來得及將釘在腳上的苦無拔出,前後竄下了兩道黑影將幾人團團圍住,這些人都身著曇之村的制服。體力被耗損的人哪裡敵得過這些增援,三兩下就被放倒並用繩索給捆綁。而應該還沒曝光的第三名敵人,也是五花大綁地被從樹林裡扔到空地上。

 

      「呼,得救了。」宵誇張地嘆氣,對正前方的短髮女性說:「不過以忍者的標準來說,我們大概不合格吧,這位監視者前輩。」

 

      「呃,你在等我啊?」被點名的女性尷尬地搔搔頭,揮揮手讓其他人去尋找可能已受傷的兩個女孩,「這不是考試而是真的突發狀況,你們幾個做得不錯的。」

 

      聽見外頭已經解決完了,無花掙扎著想爬起來,卻因強烈的暈眩感又趴了回去。勉強伸出一隻手到樹叢外微弱地擺動了一下示意自己的存在感。

 

      聽到談話聲的夢見,這才默默的從樹林中走出來,搖搖頭表示不需要人扶。

 

      「宵、安全了?」似乎是想確認什麼的這樣問道。

 

      「沒事了,我會帶你們回村。」短髮女性柔聲地說,轉過頭去卻又瞬間變臉,捏著被人攙扶起來的信差耳朵罵道:「你呀,回去可要吃處罰了。」

 

      「哇別捏啊!我沒有丸子就沒辦法工作嘛……我有不吃丸子就會動彈不得的病!」

 

      丸子?這場突發狀況的起因是丸子?

 

      宵的微笑明顯僵硬了一下,但他決定閉上嘴什麼也別說。

 

      「可以讓夢見、揍一拳嗎?」居然是為了丸子什麼的,雖然吃的東西的確很重要,但讓無花跟宵受傷陷入危險,不揍一拳的話總覺得很難消氣。

 

      「好……吧。」短髮女性用肘輕擊信差的手臂,後者自知理虧地閉上眼睛微彎下腰,「算是賠罪,你就揍吧!」

 

      有精采畫面的預感──!

 

      成功被挖出來的無花一聽到似乎有好戲可看馬上張開眼睛,但看見視野裡全都是晃動的影像還有小星星,又一邊無力呻吟的閉起眼任人背起。

 

      夢見得到認可後真的出手朝對方臉上揮出一拳,在有控制力道的情況下居然將人揍出三公尺外,再次暈了過去。

 

 

      於是乎,這趟本來只是採買食材的短暫旅途,在歷經危險波瀾之後總算平安落幕。被意外捲入的宵等人,由於層級不夠也無法得知相關內幕。所幸三人都沒受到太嚴重的傷,經過調養後很快恢復健康。

 

      只不過看來要成為能獨當一面的忍者,還得接受更多歷練呢。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