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曇之天】#個人--《其名為宵》

November 26, 2017

      真是悠閒啊。

 

      宵坐在草地上望著天空發呆,這裡是曇之村的後山,偷到休息時間的他獨自找了處空地待下。不久前膽戰心驚的逃亡生活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般,如果不是因為那位名為夢見的小女孩,恐怕他也到不了此地。身上的傷好了,也找到能安身的地方,撇開那些折磨人的訓練不提實在也什麼好抱怨的。

 

      雖然他虧欠的恩情早已償清,但他仍不禁會想其他人在哪裡?又在做什麼呢?

 

      「宵,偷懶。」

 

      突然,一道童稚嗓音自背後傳來,接著他的頭髮被輕扯了幾下。

 

      「被你找到了,但我只是在休息,下午的訓練還沒開始的嘛。」他轉過頭,從女孩手掌中抽回頭髮,「今天如何啊夢見?」

 

      「今天很好,五根。」女孩挺起胸膛面露得意,炫耀戰利品似地在腰間的小布袋裡掏著,接著取出幾片木頭碎片。

 

      「哇,你不怕村長禁止你繼續打木椿嗎?」如果單看外表的話大概怎麼也無法想到,女孩方才說的「五根」,指的竟是今天練習時所擊碎的木椿數量。自從夢見被允諾可以使用練習場後,攔腰折斷的木頭殘骸就日益增加,那都是成本啊……

 

      「才不會呢。」或許是因為反應和所期待的不一樣,夢見頂了一句後就收起戰利品,逕自坐下後便不再說話。

 

      「唉呀……」看著女孩的舉動宵無奈地笑著,即使有不少與小孩子相處的經驗,他果然還是不太擅長應付小孩。

 

======

 

      但或許無關對方是否為孩童,而是他不太明白該怎麼面對純粹直率的人,因為那是他所欠缺的。

 

      宵出身於某個地方上有點名氣的盜賊團——黑羽,此盜賊團並非惡名昭彰,而是因專門偷盜惡官與商人遭受注目。甚至據說同為犯罪者,只要行事太過暴虐的都有機會遭到洗劫,就是這樣一個踩在邊線上游移的團體,養育了有記憶以來就流落街頭的宵。

 

      在這個犯罪率不高的時代,黑羽的幹部們使用從貪官汙吏手中盜來的糧餉,收留、保護許多和宵一樣的孩子,並教導技能直到足以離開自立為止。曾有人說這樣的善舉,不過是成員想替團裡增添新血的手段,那些被養著的孩子往後也會成為工具被利用去犯罪。

 

      宵對此說法嗤之以鼻,外人哪裡知道被收留的孩子們受到多好的保護。大多數孩子對黑羽的事一無所知,對他們而言有可供安居的簡陋小屋,不畏風寒且三餐飽足的日子,黑羽庇護下的生活比街頭好太多太多。

 

      僅有極少數的人,會被告知並理解照顧他們的大人在做什麼勾當。而宵正是那極少數人之一,他也是同時期被收留的孩子中唯一一名繼承黑羽之名的孩子。有人說宵是聰慧的孩子,實際上更多時候他的行動只是基於生存的本能。懂得說話後宵開始學習該如何在底層的泥漿中打滾,奉承也好求情也罷,他說著人們想聽的話並將自己藏得深沈。他不見底的雙眼觀察著人們,近乎病態地把映於眼中的一切吸收為自己的一部份。

 

      層層疊起的謊言磨去他原有的個性,因為誰也不是,所以能成為任何人。

 

      宵的老師——一位在黑羽盜賊團內隱姓埋名的逃亡忍者,正是看出宵的這點特質才帶著他進行訓練。直到他能夠將要求的神態完全重現之後,宵便成為黑羽的重要成員。

 

      而這些,也都已是過去的事了。

 

======

 

      此時宵與夢見正在回村的路上,經過曇神社入口時他不自覺停下腳步。幾隻烏鴉靜立在蒼綠樹林間的鳥居上,神社參道總給人靜謐嚴肅的感覺,只消一線便宛如別世。

 

      「不回去?宵?」

 

      聽著夢見的疑問,恍惚間,宵竟有種那聲音是在呼喊別人的錯覺。

 

      「……,」拉回飄遠的思緒,他微笑回答道:「天快要黑了,我們回去吧。」

 

      他是宵——黑羽宵,一個以夜為名形如倒影的少年。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