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後話》

November 10, 2016

      舒適的午後,墨獨坐在小公園一隅的花台上望著不遠處車水馬龍的街道,樹蔭彷彿將此處與那頭的喧囂隔離,形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大概是由於幼時的經歷,以前父親常帶著他到公園做練習,因此這樣的氣氛令他感到放鬆,每當想靜心思考或是獨處的時候他大多會選擇來到公園裡。

 

      那件事結束與收到預測局的入局邀請後又過了數天,曾經佔據新聞頭版的幼童失蹤案已經被別的案件取代,現在只殘留在受害者與相關人士的腦海中。既然是被公家機關隱匿資訊,沒打算使用特殊管道的呂遼也無法繼續追查,總算是放棄目標尋覓新的事件研究。

對於這種發展墨毫不意外,預測局再怎麼說也是國家機關,這點程度的媒體控制是理所當然。何況人們總是善忘,或許有時候比起真相,大家只是需要一個更悲慘殘酷的故事,來慰藉在現實壓迫下痛苦的自己吧。

 

     「嗯?那是……」遠遠地他望見一個眼熟的身影,身穿校服的景子正穿越斑馬線這頭走來,墨朝對方揮了揮手。

 

     「午安。」帶著和印象中別無二至的微笑,景子整理一下服儀便也在一旁坐下,「聽說荒垣先生已經接受邀請,這樣一來我們也是同僚了呢。您的傷……」

 

      「完全沒事了,真是神奇,不知道他們到底給我包了什麼。」對於傷復原的速度墨仍覺得不可思議,「說到這個,難道那時候你就知道他們會對我發招募?」

 

     「不知道呢,只是這麼認為罷了。」景子搖搖頭,說自己一樣只是委任探員,因此內部的決策是無法接觸到的,「上次的事情,我問到了訊息。」

 

      雖然只是粗淺的解說,但墨也從景子給的資訊釐清部分疑惑。

 

      比如那些零星的目擊情報,據說是「祂」在使用不穩的通道移動時短暫的空間重疊,才造成身影能被一般民眾給看見。而那棟廢棄大樓早已被用來架構根據地,實際上在墨聽見有東西踏進大樓時,整棟大樓的空間就已經被轉移至另一個平面,一個完全屬於那東西的領域。而當時景子與其他探員,正在沿著「祂」移動時在各地留下的氣息尋找能連通的正確入口。

 

     「剛才說的雖然對荒垣先生來說或許很難以置信,但是常世……『あの世』的存在,對我們這些見識過的人來說,已經不容懷疑了呢。」

 

     「倒也不會,畢竟我也親眼見過。」

 

     「我想荒垣先生能很快適應的。那麼,時間也不早了。」

 

     「啊對了,呃……葵(あおい)?稱姓氏的話可以嗎?」墨稍稍猶豫,自己好像還沒喊過對方的名字,更重要的是還沒有道過謝,「那天謝謝你幫了我。」

 

     「可以的,我也只是做了該做的事而已。」

 

     景子離開以後墨也準備返家,起身那瞬間頭卻像針扎似地閃過一陣莫名痛楚——有什麼要發生了,沒來由的預感令他產生心慌,然而周遭明明如此平靜。

 

     「錯覺?唉,最近還真是糟透了。」

 

 

◆◆◆◆◆◆

 

 

     「唉,最近還真是無趣啊。」

 

      同一時間,咖啡店中一名異國青年支著頰把手上閱讀完的文件隨手扔回桌面,金髮與西方輪廓在客人中頗為顯眼。

 

     「你看了好久,怎麼了嗎?」對面的少女邊叉起蛋糕上的草莓邊問道,不過他並未試著探頭去瀏覽那些散落的資料。

 

     「沒什麼,前幾天的東西。」青年聳聳肩,「本來以為會鬧久一點的,結果那麼快就被預測局逮到了,真沒意思。」

 

     「預測局……」聽見不陌生的詞少女微皺起眉,大致能猜到青年在說的是哪件事。

 

     「你別擔心,我又不可能做什麼讓自己被盯上的事,我可是在度假中呢。何況要是被注意到了會很麻煩,我現在就只是個想找樂子的普通觀光客。」

 

     「想找樂子的觀光客才不會去挖當地的詭異案件報告來看呢,再說會無視觀光簽期限非法停留的旅客可會被政府討厭喔。」少女輕哼後小聲補上一句,語氣雖是抱怨卻微笑著。

 

     「我『消失』不就得了?另外再怎麼說提供情報也是我的副業之一,職業病囉。」

 

     「是是是,副業很多的先生不吃草莓的話我要吃掉了。」沒等對方回答便將搶到的戰利品送進口中,「但是,你就這樣丟下那邊的工作跑過來真的沒問題嗎?」

 

     「沒問題,那些傢伙不敢亂來的,他們知道自己有多少把柄在我手上……停停,這些不該告訴你才對。不過前陣子我注意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雖然最近沒太大動靜,接下來就當個場外看戲的吧。」接著青年收起玩鬧的表情認真地說:「跟這裡的管理機關相關的事我不能介入,所以你自己要當心點。」

 

      見少女點頭青年才又撤下嚴肅的神情,想起某位一個多月前有過一面之緣的人與那團異質的影子。青年露出耐人尋味的笑,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喃喃道:「還有『碎片』應該開始變質了。」

 

     「會引來怎麼樣的東西呢……」

 

Tags: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