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上》

October 31, 2016

      現在是七都大學的午休時間,為了討論專題報告而聚集在空教室的學生們或趴或坐,利用這短暫的休息時間補充連日來缺乏的睡眠。教室裡專題組的大家都是交換學生,日籍的荒垣墨也是其中一員,當初這麼編組的原因是因為方便彼此能互相照顧。國籍雖不盡相同但較多為中港澳的學生,無論是日常還是課業,對家中原本就會使用中文溝通的墨來說並不構成問題。

 

     「又來了啊,看來事情變得有趣了。」

 

       聽見後方傳來熟人的低語他回頭一望,只見小組組長呂遼邊吃著便當邊閱讀報紙,臉上饒富興味的表情給人不祥預感。他知道每當對方露出這樣的表情,就代表會有苦差事落下來,不曉得這次會是哪個倒楣鬼會被派出去跑腿。

 

     「什麼事情有趣?」雖然覺得不要問會比較好,但呂遼的眼神明顯就是希望有人接話,四周同伴倒的倒睡的睡,這時候他只能自己多保重。

 

     「對了,你要不要喝飲料啊荒垣?買太多了,自己實在吃不完。」呂遼說著將裝袋的茶飲推到對方面前:「別客氣別客氣,反正不喝我也是要扔掉,多可惜。」

 

     「……好吧,謝了。」直覺告訴他不太對勁,但遲疑一會後墨還是收下對方好意。甜度適中的茶潤了喉嚨,昏昏沉沉的腦袋因此稍微轉醒:「你剛剛說的是什麼事?」

 

     「你看,」舉起報紙,斗大的頭版標題用紅色寫著「殺童魔再現?幼童失蹤至今生死未卜」幾個大字:「這陣子頻發的失蹤案啊,我可不是那麼沒良心的人,當然不是說有小孩失蹤很有趣。只是因為這事網路版上傳出一些流言,跟這件事符合,我很感興趣。」

 

     「會讓你有興趣的流言肯定不是好的。」就墨的了解,呂遼喜歡探討社會黑暗的那面,之所以想讀新聞也是為了往後能第一線接觸社會案件。他不能說這種動機不好,可是抱持這樣的念頭某種程度上而言挺危險。

 

     「你把我想成怎樣的傢伙啊。」指尖飛快地在螢幕上鍵入文字,呂遼把平板電腦給立起好讓墨能看見:「就是這個『SLENDER MAN』,今天報紙也引用了這版的帖。」

 

      墨滑動頁面大致瀏覽了相關介紹:SLENDER MAN 這個名字來自美國,也可以譯作《瘦長男》、《瘦形魔》或《斯藍德人》。原先只是一個創作者筆下所構成的虛擬角色,後來卻因網路效應影響逐漸擴大,進而變成都市傳說般的存在。故事的版本不少,大多敘述中表示這個沒有五官的男人異常高大,手腳長度也不符人體比例。祂會使人精神錯亂或者拐騙孩童到森林中殺害,無論哪個版本的描述都算不上溫和。

 

     「是因為誘騙跟殺害小孩這點,所以媒體稱兇手叫SLENDER MAN?」明明是新聞系卻忙到連關注新聞的時間都沒有,墨稍稍反省了一下。對兒童失蹤的相關報導他的印象只停在第二起失蹤案,而那僅僅是數天前的事件:「才過了幾天……這是第幾件了?」

 

      「第五喔,誇張沒有?而且不只沒人目擊綁架經過連個監視器畫面都沒有,在人來人往的地方喔,這犯人真是夠牛。」聳聳肩,呂遼吃完最後一口飯後把餐盒放到一旁桌上,接著從背包裡取出幾張文件,其中包含了用有色筆做上記號的局部街道圖:「你剛才的推測沒錯,但那只是一部份,更大一部份的原因是因為有人在失蹤地點附近看見祂了。出現在城市裡其實也不怪,都市叢林嘛。」

 

     「所以你想調查對吧。」墨的語氣肯定,他們小組要做的就是犯罪現象的相關專題,這種聳動的題材他知道呂遼不會錯過:「你打算自己去嗎?」

 

     「我去?那怎麼可能呢。」呂遼勾起笑將手按上墨的肩膀,那張笑臉絕對和善意兩個字扯不上關聯:「受人點滴當湧泉以報,你會幫我跑腿當作飲料錢的吧。」

 

     「啊?」這句話差點讓墨把最後一口茶給吐出來:「什麼飲料錢?喂,這可是你自己說要給我的吧!」

 

     「啊嗯,是啊,但是我什麼時候告訴過你免費啊?」明明教室中冷氣並不強,墨看著對方的微笑卻感到背後竄起一陣涼意。

 

       被陰了!不知何時醒過來的男組員走向他拍拍他的肩,其他人投來的眼裡也滿是憐憫,墨才驚覺這教室中除了他以外,大部分的人肯定都被類似招數算計過。

 

     「……原來是這樣你才來找我。」他應該要生氣卻無法對眼前魔王般的人發火,天曉得要是這次抵抗下一次會不會有更苦的工作要做:「算了,你說吧,我先聽聽就是。」

 

     「別緊張,就是實地調查而已,這張地圖標了我從網路留言整理出來的目擊地點。雖然是沒人看見過綁架犯,不過關於『又瘦又高的詭異男子』的目擊情報卻有好幾筆,大部分都在這範圍,所以我想這棟大樓非常可疑。」某棟建築被用紅色簽字筆給圈起,墨知道那個地方,那是已經久無人居的廢棄大樓,在還算熱鬧的街區中陰暗得突兀。

 

     「等等,你說網路留言?你哪來那麼多時間去整理跟過濾那些零散得要命的訊息?」墨很清楚這些天對方一點也沒閒著,光是班上活動的統籌跟小組會議就夠讓人忙到一個頭兩個大,「別告訴這是你剛剛弄出來的。」

 

      「你當我SUPER MAN啊,哪裡有可能。」

 

      「呃,不是嗎?」

 

      「別開玩笑了,」呂遼推了推眼鏡沒好氣地說:「我拜託了別人幫忙,你見過的,就是那個——」

 

     「停停停,我知道你在說誰了,你繼續吧。」雖然有些失禮但墨仍打斷呂遼的話。方才說的人他在被要求跑腿的時候見過一次,是個渾身散發出危險氣息的外籍男子,墨一見到對方便明白彼此是不同世界的人,可以的話他不想跟對方牽扯太深。

 

      也不曉得呂遼是怎麼和那個人相識的,別遇到什麼壞事就好。

 

     「好吧,總之呢你知道我對這種事感興趣,要是自己能跑我當然會自己跑,實際上我昨天就去晃過一次了。這棟樓是因為產權問題才沒辦法居住和租賃,所以蓋到一半就這麼放置著。出入的大門只有一處還面對大馬路,而且用好幾條鐵鍊給拴著。玻璃窗也在馬路那一側,而路口兩側街燈有各有一支監視器,也就是說,要在不引人注意的情況下從正面進去是不可能的,要是被拍到的話可是會變成私闖民宅喔。」

 

     「你的意思難不成要我……」墨很快就意會呂遼的意思,同時也知道這不單單是實地調查那樣簡單,這次工作有一定危險性,「還有,嚴格說起來即使沒被拍到一樣是私闖好嗎。」

 

     「就是你想的那樣囉,所以我只能交給你去做了。」呂遼接著道:「另外我想那兩支監視器並沒有拍到奇怪的影子,否則媒體會挖出來。如果SLENDER MAN 真的存在,他走的路線大概也是避開引人注目的正門,不管這傢伙是真怪物還有人裝神弄鬼,也不管他是不是跟和兒童失蹤案有關,你自己都得當心點。苗頭不對就撤,明白嗎。」

 

     「要是擔心的話就別丟這種任務給我,」半放棄地嘆了氣,墨收下桌面上的文件和地圖:「就一天,我會去找找任何這個人存在的痕跡,但要是什麼也沒找到,我也不會再冒險第二次,這樣可以了吧。」

 

     「成交,有需要聯絡你知道我的聯絡方式。」

 

 

◆◆◆◆◆◆

 

 

 

      下午只有一堂課,下課鐘聲響起後墨匆匆離開教室,他得為了稍晚的行動做好準備。回到與祖母共住的公寓後,為了不吵醒正在休息的祖母輕手輕腳地進房,整理好需要的物品後便再度出門往廢棄大樓前進。

 

      由於已接近下班下課的尖峰期因此路上來往行人車輛都不少,他花了點時間勘查,終於找到牆壁著力點多又不引人注目的暗巷。目標的建築雖說是大樓但僅有六層樓,而兩旁建築再更高一兩層。看來只能用攀爬的方式了,這樣會相當耗體力他不太喜歡,但既然不希望被看見那就不該做出過大動作。確認周遭沒有監視器以後他鑽入小巷,將身上的風衣捲起收入包包以免妨礙行動,從手腕取下一直掛著的橡皮筋將頭髮隨意綁起。

 

       接著集中精神,把注意力全放在頭頂上狹隘的一線天。蹬腳一躍,踏上牆面後再藉反作用力將自己拋向另一邊後牢抓住窗台邊緣,反覆幾次便攀爬一段距離很快便順利翻上樓頂。越過水塔就能看見目標建築,兩者中間僅夾著三棟樓距離不算長。估算好起跑地點後全力衝刺,他在樓與樓之間飛躍,落地時身體自動以早熟記的方式翻滾,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那傢伙,有夠會差遣人。」再次抱怨了遠在學校的朋友,他練跑酷可不是用來做這種闖空門的勾當,而且預付金居然只有一杯手搖飲料!怎樣想都覺得太不划算。

 

      總算順利來到目標建築後稍微檢視環境,久經風雨無人整理的屋頂四處是泥沙及雜物,通往樓下的階梯大門傾斜半掩,地上則散落著斷開的鐵鍊。即使不是傳說裡的怪物,這棟樓肯定也有其他人出入,而且應該不會是帶著善意的人物。他不敢放鬆戒心,緩緩下樓開始今日的調查作業。

 

      室內的凌亂程度沒有比屋頂好多少,僅有簡單隔間的樓層無任何擺飾,沒能設置完的電線及水管裸露,而碎裂玻璃及垃圾散了一地,甚至還能發現吸毒使用的器具。一層層向下搜尋,剛開始除了發現不少人活動過的痕跡以外沒有特別之處,直到進入三樓後某樣東西吸引他的目光。

 

      滿佈灰塵的磁磚上有無數淤泥印出的鞋印,排列凌亂表示鞋印的主人進出頻繁,從延伸方向來看進出口是幾扇破裂的窗戶吧。但是,監視器卻沒有拍到?仔細想想稍早呂遼說的話,目擊情報都在這大樓的四周,卻沒有一個人看見男人進了建築裡。

 

      他蹲下測量鞋印大小,發現全長竟接近四十公分,對照身高的話恐怕是個至少有兩百公分的高大男性,的確和傳聞的描述符合。

 

     「你究竟是不是人類呢……」拍了幾張照片即時回傳給呂遼後,墨決定守株待兔。他找了個較乾淨的角落,將自己藏在階梯底部的視線死角中,從這裡可以看見大半邊樓層空間。據呂遼說目擊情報大多在晚間,他必須等待才有機會親眼目睹那個傳說裡的怪人。

 

      將包裡的外套重新穿上,他拉起帽沿靜靜等待。

 

 

 

 

 

 

 

 

Tags: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