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PPW】交流

September 27, 2016

     「別擠別擠,請前面的客人退後些呦。」

 

      社團練習結束的織佳經過每日放學必經的商店街,遠遠就看見常光顧的遊戲販售店前圍了一大群人,連店長的母親都跑出來幫忙維持秩序了。這間店裡當然也有販售與提供租借PPW相關的商品,只是這種人潮織佳還是第一次看見。

     「阿姨,這些人是怎麼回事啊?」

 

     「哎呀,有興趣試試嗎小妹妹?」聽見問話,手忙腳亂的婦人回過頭來答道:「店裡進了幾台新型的機器,聽我兒子說不只自然景色跟街景,連那些什麼幻想裡的場景也能做出來啦。這些年輕人的東西我是不太懂,不過看大家那高興也不是壞事。今天開放讓大家免費體驗一下,待會活動在後面的空地進行,要想參加就排隊來抽個籤吧。」

 

     「有幻想風景嗎!」那些逼真到讓人會以為身在其中的場景投影,可是PPW的視覺享受之一。

 

      因為怕造成危險,平日這種大型的場景投影可不是隨便能看見的,玩家們想看還得掏錢租借呢。這樣好的機會織佳可不會錯過,反正會晚點到家的話先打電話回去報備一聲就行。或著撒點小謊說到哥哥那邊去寫作業,應該不會那容易穿幫吧,織佳邊想著邊佔盡隊伍裡。

 

×××××××××××××××

 

      隊伍真長呢。

 

      薩洛蒙在經過商店街時心中想著。他看那長長的隊伍當中,每一個人都帶著棋子形狀的吊墜。看來無疑是跟PPW有關的隊伍了。

 

      如果是新出的裝備應該也不會吸引到那麼多人潮,但他最近也沒看到任何限定裝備相關的資訊。不過裝備是薩洛蒙唯一能想到有辦法造成這種人潮的原因,雖說那只是一個玩PPW最大的目的是各種裝備的人的偏見。

 

      不過他繼續這樣看著隊伍,默默思考這隊伍形成的原因也沒有辦法替他解答。薩洛蒙乾脆走到了隊伍的最後面默默加入隊伍,然後拍了拍前面人的肩膀。

 

     「很高興在這個美好的日子能夠到這裡來,看來有很多人都有著相同的想法啊。不覺得有些東西真的很厲害嗎?能夠召集的力量讓人像這樣聚集在一起甚至不會覺得麻煩像這樣排起壯觀的隊伍。」他看著前面的人露出笑容「不知道能否請你告訴我,這個隊伍是為了什麼而排的?」

 

×××××××××××××××

 

     「嗯?」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織佳回過頭本想回答對方的問題,卻沒想到會看見歐美人的臉孔,情急之下脫口說出一句,「呃……HELLO?」

 

      幸虧織佳很快就反應過來,想起剛才對方明明是用日文說話,否則以他的外語程度要交談可是糗大了。

 

     「我也不太清楚耶,剛剛聽老闆娘說今天開放免費體驗新進的場景投映機,不用辦租借手續喔。說起來我自己也的確沒有借過呢,平常也都在空地和朋友玩,對窮學生來說這有點奢侈了。」織佳有些尷尬地搔著後頸回答。

 

×××××××××××××××

 

     「Hello.」

 

      笑著回應了對方第一句脫口說出的英文,薩洛蒙帶著滿臉的笑容發出笑聲

 

     「不是本國人的臉孔在看到的第一瞬間不管對方說了什麼,就是會很想要用外文回應不是嗎?說來真是神奇呢不管是哪國人好像只要用英語就能夠溝通,不覺得真的很厲害嗎?就像小姐你看到我的那一刻忘記了我是用日語向你搭話,反而因為我的長相而選擇用英語回答。不過沒關係,這種小錯誤大家都會有的所以不要在意。」

 

      薩洛蒙將對方的過錯看作是一個可愛的表現,試著去安慰眼前的少女,讓對方不會介意一開始的失言。他接著才開始慢慢地吸收對方告訴他的消息。他是從來都沒有自己借過,通常都是用朋友借來的玩,也完全沒有去在意過價錢所以不知道照一般的手續來大概需要多少。不過就算他平常沒在玩對戰,聽到是新的東西時也多少會有點好奇。

 

     「就算不是很有興趣或是瘋狂粉絲,在聽到是新東西的時候就會想讓人一探究竟。我雖然也有在玩但是平常都不是玩得很勤勞,就是有人邀請的話偶爾試試看而已所以對於場景之類的並不怎麼挑惕。不過有些裝備如果搭配的好的話再加上適合的場景就會讓整個視覺方面大大的加分⋯⋯不知道小姐有沒有聽說是新的場景是什麼類型的?」

 

×××××××××××××××

 

     「聽說是幻想類的呢,嗯嗯……一般來說幻想風景實際上指什麼,我也不太懂的啦。」腦海浮現許多電影裡或創作中才可能看見的非現實景色,就算投影有範圍限制,能親眼見識到也很令人期待,「但是聽起來就很酷的啊。」

 

      沒想到對方意外地健談,織佳也就不再把一開始的失誤放在心上反而交流起來。除了語言之外,遊戲也是世界共通的語言這點所言不假。

 

     「小妹妹,輪到你了,來轉個籤吧。」不知不覺間隊伍已經輪到織佳,工作人員指指身後的白板解說道:「上面的格子已經亂數填好號碼,你的對手會是抽到隔壁數字的客人。抽完以後請往後面空地移動吧,有空位的機器就可以向前補上。」

 

     「好的!」他轉動把手,將掉出來的小球交給工作人員,「我是28號。」

 

×××××××××××××××

 

     「幻想類嗎⋯⋯」

 

      聽到幻想類的時候,第一個出現在薩洛蒙腦中的就是某知名眼鏡巫師的電影裡出現的場景。像是古堡一樣的學校,廣大的森林。如果是這樣的話幫自家的棋子弄個巫師裝或是像是RPG遊戲裡的裝扮好像也不錯,不過依照場景的不同他最開始購入的那套裝備應該也可以符合。

 

     「⋯⋯生、先生,輪到你喔。」

 

      工作人員出聲提醒正在獨自思考的薩洛蒙,原來在那期間他已經到了隊伍的最前端。他露出笑容對工作人員笑了笑之後轉動手把,從抽獎的道具裡面落出一顆小球。小球的上面寫著號碼,他確認了上面的號碼之後就把球交給工作人員。

 

     「那請看這裡個格子,您的號碼旁邊的數字就是您的對手。照後面的空地,找到您的對手之後就可以使用空出來的機器。」

 

      聽著對方的講解之後薩洛蒙又微笑著點點頭向對方致意,然後心中默念著剛才看到的對手的號碼。28號。

 

×××××××××××××××

 

     「挖喔,看來我們挺有緣的耶。」空地上,按照指示成組列隊的織佳看向一旁的異國青年,想了會決定作個自我介紹,「我是梶原織佳,待會請多指教囉。」

 

      織佳邊說著邊觀看前方的比賽,不時閃爍的彩光與轟鳴、滿場的驚呼與吆喝聲,和正式比賽的那種緊張感不同,能夠如此近距離地觀賽似乎讓在場的人都熱血起來。這就是比起正規賽,非正規的賽制雖然遊走邊緣,但更能吸引想尋找刺激的人的原因吧,織佳心想。

 

×××××××××××××××

 

      「哈哈,緣分這種東西呢說來是很奇妙的。或許用上人的一生都沒辦法去了解這東西或是發掘出怎麼樣才能夠產生緣份。不過發生就發生了產生就產生了,這時候真的該感謝上天讓緣分能夠在我們之間產生。」看到站在旁邊的是不久前抽號碼時排在自己前面的少女,薩洛蒙笑著回應「我的名字⋯⋯簡稱是薩洛蒙・費爾南德斯。直接叫我薩洛蒙就可以了,小織佳。」

 

      在簡短地介紹完自己的名字之後,薩洛蒙看向現在正在進行的戰鬥。不屬於現實世界的各種特效,普通人難做出的迴避動作,這些都在遊戲裡面被實現了。他可以聽見一些觀眾們的喊聲,給予贏家的喝采,在精彩場面時爆出的驚呼,像這樣的場景真的是令他深深著迷,不管是非正規賽還是正規賽都一樣。他喜歡熱鬧的場景,喜歡人們聚集在一起的感覺。也許正是因為這樣,他雖然不是很常進行對戰,但依舊喜歡著這個遊戲。

 

×××××××××××××××

 

     「下一組是……28號,兩位請往前走。」

突然被叫到號碼,織佳才從正在進行的比賽轉回視線,匆匆忙忙順著指引的方向就定位。工作人員的指尖熟練地在半空的操作介面上滑動,簡單按了幾個設定以後屏幕中的景色迅速變換,看來為了節省時間所以體驗是使用亂數選景的方式。

不一會畫面便定格,接著架設在四周的投映機鏡頭緩緩上升,自四個邊角處發散出的光線一陣閃動。

 

     「……。」在半徑三十公尺的圓形範圍內展開的是彷彿夢境一般的景色,正身處其中的織佳才剛剛體驗到轉眼間如同踏進異世界的奇妙感,一時看著投影發起傻來連嘴都忘記闔上。

 

      仰頭可見一望無際的星空,透明澄澈的深海藍中隱隱可見交疊的星球;地面則是綿延的草地,林立著無數像建築那樣高大發著螢光藍的蕈菇。天上、地下無一處不飛舞或停駐了閃爍絢麗冷光的小生物。

 

     「兩位準備好的話請擲棋吧,」直到工作人員的聲音透過麥克風突兀響起,織佳這重新集中注意力,「比賽雖是非正式的體驗賽而已,但為了方便統一採用大家都熟悉的正式規則,也就是說會進行到當一方HP歸零或投降為止。不過由於報名人數意外的多所以增加時間限制規則,一旦超過五分鐘就以HP多的那方獲勝。」

 

     「那麼……醒來吧,棘后。」織佳點點頭,解下紫黑色的透明棋子,光芒交錯後紫髮紫瞳的女性身影浮現在他身後,「都不可以放水喔。」

 

××××××××××××

 

      在虛幻的星空之下,薩洛蒙有那麼一瞬間忘記了原本的目的,這個場景的真面目。不屬於現實世界,彷彿只有在電影或是書中才會出現的場景,如今被投影重現在自己的眼前。有著鮮艷顏色,高過建築物的蕈類還有像是在充當路標或路燈的螢光藍蘑菇。要不是工作人員的聲音傳來,他大概完全不想開始戰鬥吧。

 

     「不過玩家與棋子之間也是有一定的緣分呢,不然如何能在那數量驚人的棋子之中相遇呢?玩家和棋子的個性可能完全相反也有可能有些相似,或著棋子的原型是玩家熟識的人⋯⋯不過,我想小織佳和你的棋子大概是同類相聚吧,畢竟都是美人啊。」

 

      薩洛蒙邊說邊取出了自己的棋子,帶有水色的透明棋子發出光芒,而從那光芒中慢慢形成的人有著一頭海藍色短髮和亮綠色眼睛的男子。那個身影很自然的站到了薩洛蒙身旁,向著對面的對手們笑了笑。

 

      「哈哈,我很少玩對戰的但是我會盡力而為⋯⋯拜託你了,歐西亞諾。」

 

×××××××××××××××

 

     「哈哈哈。」

 

      在開始信號亮起時棘后便立刻壓低身子,他那雙帶有科技感的裝甲長靴,接縫之間似乎流動著光線。伴隨豪爽的笑聲,沒有特殊攻擊純粹只強化了力量與速度的棘后,迅雷不及掩耳地縮短了與歐西亞諾的距離。

 

     「我在這裡啊。」棘后的動作沒有停頓,一進入攻擊範圍後就從對手的視線死角處揮出右拳。

 

     「嗯?」

 

      因為薩洛蒙下的命令,歐西亞諾在一開始的時候打算保持些距離觀察對方的動作,但是在眨眼的瞬間敵人就到了面前,還從死角展開攻擊。在看到攻擊的當下沒有辦法反應過來的他硬是接下了棘后的攻擊,雖說他可以感覺出對方並沒有盡全力攻擊,但這一記奇襲也足以讓他失去平衡。原本正打算揮出的鐮刀也只是空揮了一下,完全沒有對棘后造成任何傷害。

 

     「速度很快呢⋯⋯真是簡單易懂的類型。」

 

      在恢復平衡之後歐西雅諾立刻跟及後拉開了距離,雖然臉上帶著傷卻還是保持微笑向對方說。

 

     「太複雜的東西我不是很擅長呢,但也有人這麼說的不是嗎?越純粹的東西就越可怕喔。」

 

      雖然表現的遊刃有餘,但織佳正邊說話邊暗自估算下一步動作。剛才第一擊之所以能順利在於他出其不意,否則要是不能夠順利近對方的身,損血的大概就是己方了。棘后確實有著爆發性的力量及速度,但攻擊方式很明顯只適合近身肉搏,當織佳看見歐西亞諾的武器是鐮刀時就知道這場比賽不可以拖太久。依據使用方式的不同,鐮刀應該可做出有中近距離甚至小範圍性的攻擊才是,看來薩洛蒙是慢熱型的玩家或者是還不習慣對戰,要是讓對方熟悉了戰鬥節奏那麼局面或許會對他不利。

 

     「棘后,打開第二道保險!」

 

      順利避開對手反擊的棘后往後退了幾步,穩住重心後聽見織佳的指揮大喝一聲,環繞在腰身的金屬裝置嗡嗡地運作起來,和長靴散發出同色的光線,「ok。」

 

     「歐西亞諾,你⋯⋯」

 

     「薩洛蒙,請盡量簡短一點,我不想要什麼動作都沒有就輸掉。」

 

     「哈哈⋯⋯那你就稍微把鐮刀握短一點吧,打接近戰喔。」

 

     原本還想慢慢來,下指令給歐西亞諾的,沒想到話還沒說完就被自家棋子打斷,嚴令禁止像平常那樣的說話方式。其實他是還想要再觀察一下的,但是對面看起來像是要做出最後一擊了,只好這時候賭賭看。歐西亞諾原本握著鐮刀的位置稍微往前移了一些,雖然沒辦法大範圍地揮舞鐮刀,但是這樣的長度足夠在對方衝近身的時候給予對方傷害了。

 

     「呀啊——!」

 

      歐西亞諾正準備好迎戰時棘后也前傾身體向前衝出,如同流星一般在後方劃出兩道流光。利用機械推進的瞬間速度雖不容小覷,同時也伴隨著容易失去控制力的問題——不過這是人類的情況,棘后沒有因為瞬間加速而偏離軌道而是筆直朝對手前進。

 

      噹地一聲,俯身欺近歐西亞諾前方的棘后恰好在對方的攻擊範圍,在鐮刀當頭揮下時,他以不知何時戴在右手上的金屬指虎格下這次攻擊。接著左腿往對手的下盤掃去,重心被打亂的歐西亞諾踉蹌而身體後傾,棘后順勢將鐮刃往上方撥開,一個迴身便提膝攻向對手防禦大開的後腰。

 

      得手了!

 

      看著連串流暢的動作,織佳不禁如此想。

 

      因為將鐮刀握短了的關係,握把的部分就有很多多餘的空間。在鐮刀被撥開的瞬間,歐西亞諾順勢的直接讓手向後舉,壓下鐮刀刀刃的部分,帶動鐮刀的握柄。隨著歐西亞諾動作而向上的鐮刀握柄不偏不移的命中棘后的下巴。緊接著趁對方一時間的暈眩,歐西亞諾將重心移到後方,一隻腳向後踩了一步。他握緊鐮刀,壓低深紫,在轉身的同時瞄準棘后的腹部揮出鐮刀。刀刃冷冽的光芒在歐西亞諾身邊劃出了一個完美的圓弧狀,他臉上也帶出了一抹微笑。

 

      好像還不錯,歐西亞諾比他想像中的還擅長對戰。

 

      看著自家棋子的應對,薩洛蒙在心中感嘆著。

 

      在遭到攻擊時做出迴避動作的棘后落地後低頭一看,發現腹部已被鐮刀拉出一道長長的傷痕。遊戲進行時雖然並不會出現血腥畫面,但是服裝上的破損還是會反映在每次棋子們的動作上,棘后就正處在肌膚大面積露出的尷尬狀況。

 

     「剛才的反應很棒啊,嚇了一跳呢!」沒想到歐西亞諾能在那種情況下進行反擊,織佳興奮地說。

 

     「哈哈,那麼這樣如何呢。」棘后毫不在意破損的衣服,藉著推進器的力道再度急衝而去。

 

      歐西亞諾狀見狀執起鐮刀橫檔身前,同樣的虧當然不可能再吃第二次,薩洛蒙也專注看著以便隨時做出應對。但沒想到棘后急剎住步伐,在離對手仍有一步的距離向上翻躍,藉著氣流的力道棘后跳出的高度也大幅增加。空翻後他一腳踏上高大的蕈菇,瞬間發著螢光的孢子團塊如雨般落下,由下往上看去就像無數的星星自天空墜落的情景,除了美麗以外這炫目的光線也擾亂了薩洛蒙兩人的注意力。

 

      在哪裡?光團與光團之間隱隱有黑影穿梭著,但怎麼也確認不了黑影的位置。

 

     「什麼?」突然,某種異物纏上歐西亞諾的腳踝,猝不及防間他整個人順著那股力量被倒提著向後拉出,連武器都脫手落地。

 

     「我在這裡呢!」

 

      棘后鬆開手持的長鞭一躍而上,向著仍在半空中無法使力的歐西亞諾揮出緊握的拳——

 

×××××××××××××××

 

     「總覺得,現在還是沒回過神來。」

 

      退下場以後,織佳站在人群中吃著買來的冰淇淋說著。

 

      其實可以的話他是不希望棘后在這樣的小比賽裡使用長鞭「銀棘」的,要是能讓別人認為棘后是純粹的近戰型在實際對戰時才能發揮意外的效果,不過他的夥伴跟他一樣都是不受控制的類型呢,織佳想。

 

     「啊哈哈,不是有種說法嗎,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啊。或許因為這是難得的機會而且也好好的打了一場都使出了渾身解數熱血的搏鬥所以才會這麼快就結束了。」

薩洛蒙雙手都拿著一罐方才從自動販賣機那裡買來的茶,然後遞給對方。

 

      剛剛的戰鬥當中棘后用來作為秘密武器的大概是為了對付以為他只能進行近距離攻擊的敵人吧。那大概是所謂的秘密武器,在這時候特地動用到那個感覺好像被高估了。雖然他這邊也有個晶片沒替歐西亞諾裝上去就是了。

 

     「就算是敵人或是陌生人,只要在戰鬥結束之後都能夠變成好朋友。朋友之間不存在著客氣以及秘密。來,這個茶是當作朋友的證明送給小織佳的喔。還有,最後一擊很精彩呢。」

 

     「嗯,這麼說也是。」胡亂吞下最後一塊甜筒餅乾,織佳道謝接過了茶,然後向薩洛蒙伸出了手,「你也一樣喔,很高興認識你。」

 

     「啊。」

 

      像是想到了什麼,薩洛蒙看了一下手錶之後帶著有些歉意的笑容看向織佳。

 

     「正如我剛才所說的,快樂的時間總是會過得特別快,人在這段時間總是會玩到忘我,忘記時間,忘記原本的預定。這原本一定能夠是我這段時間當中最快樂的一天,可是很不巧的我接下來還有打工要去。」

 

     「那麼,後會有期了。」

 

      薩洛蒙笑了笑之後向織佳揮揮手並立刻轉身快步離開。

 

      久違的戰鬥,雖然輸了但感覺還挺有趣的呢⋯⋯還有那個女孩也很可愛啊,希望有機會可以再遇到。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