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屋昭】官方事件◆柒之卷

March 25, 2016

      噗通一聲,物體與水面碰撞造成的聲響在曠地中格外突兀。

 

     「……掉下去了。」十藏無奈地看著文鳥張口將玉環往井口扔下。

 

      不過是在林裡稍微打了個盹,結果不知怎地繫在髮上的玉環被調皮的鳥解下,還一路銜著投進投入井中。他並不想使用力量讓鳥兒停下,卻未想心軟反而給自己增添麻煩。十藏不知那玉環在人類眼中的價值,只是他對配戴少說已有兩三百年之久的物品早產生感情,說不準哪天他身邊還會多個付喪神同伴呢。

 

      看來只好自己想辦法撿,十藏慢慢往井移動卻發現不太對勁,每靠近一些井口溢出的異味就越發濃厚。

 

     「你掉的……」黑髮女子的身影慢慢自井中浮現,披散於肩上的長髮溼濡,手裡拿著兩面鏡子問道:「是這個嗎?」

 

     「不,都不是。」想來這名女子就是井的付喪神,十藏雖知道對方的存在,像這樣面對面接觸還是第一次。

 

     「鬧你的,你掉的是這個飾品沒錯吧?」掌一翻,剛才落下井底的玉環出現在女子手裡,「沒沾上泥,很乾淨的。但是你想拿回去有個條件,畢竟掉下去就是我的東西了。」

 

     「什麼條件?」既然東西在對方手裡就只能聽從,要是不傷及性命的要求倒也無妨。

 

     「你也聞到了吧?這水……實在不好聞啊,我需要有人幫忙換個水。」女子陰沉地說,黏貼於臉的長髮與不停滑落的水珠使他的模樣看來甚是可怕。

 

     「就算你這樣說……」十藏露出困擾的表情,似乎被女子高估了,要把連通地層的地下水全數抽起對他而言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其實沒你想的困難,這口井被動過手腳,只能和山上那座小池子相通。」女子手指遠方,十藏確實記得山腰處有個池子,「那裡的水肯定被污染,請你幫忙清乾淨,再用木桶盡量撈出井裡的髒水就行了。等大雨一下,井裡的水自然會重新補滿。」

 

 

◆◆◆◆◆◆

 

 

      事情變得簡單許多,十藏答應要求以後循著記憶進入山中,不久便在冬季蕭瑟的林子內找著目標。遠遠地他便望見池邊有大大小小的「異物」,寒風挾來的味道確實和水井相同,這味道他是不會忘記——死亡的氣味。

 

     雖早已做足心理準備,但十藏走近池邊後還是因眼前的景象而倒抽了涼氣。池子旁或俯或臥地竟倒著五個人,甚至還有人半身浸入水裡,衣料與髮絲隨著水波晃盪。由衣著與氣息判斷應該都是人類,十藏才想起前陣子村裡因為陸續有人類闖入而鬧得狒狒洋洋。那些人中,有人幸運地遇到好心的妖怪而得以平安返家,有些人則就此下落不明,失蹤的人類下場如何十藏不用細想也明白,畢竟這裡可是屬於妖怪的村落啊。

 

      記得某天路過荷治神社時,犬神玖治鳴一時興起叫住他說這個村子其實有祕密,不過他沒有興趣聽便離開了。或許這個祕密和最近時常有人類闖入有關吧,一個兩個還能視為意外,但次一次闖進一組五人的機率……屋昭村和人類的連接口難道已不是通常關閉的嗎?

 

      搖搖頭甩去多餘的想法,現在他無論如何得動手清除這些「異物」才行,污染了池子的恐怕就是這五人份的屍水吧。他綁起衣袖,替這些命喪異鄉的人默禱後將屍首一具具拖離池邊,接著控制身上剝落的灰粉與泥土揉合,硬是在草地上開了幾個淺坑把人全埋進去。他突然有種懷念的感覺,這樣的事情他也曾經做過,不同的是上一次站在他身邊的人已經不在了。

 

      以土掩去最後一人,大概是因為受到搖晃,男性唇角淌下些許液體,參合著泥水及綠藻。見到此景十藏的動作產生停頓,不過也僅僅一兩秒的時間,他很快回過神繼續完成自己的工作。既然要做就做到底,他順便也清理了池面上漂流的腐葉枯枝。

 

      下山並替水井撈出舊水,所有動作結束後時間也已接近黃昏,從頭到尾古井女只是靜靜地看著,雙方沒有再做任何交談。

 

     「這樣可以了吧?」體力與妖力並沒有特別突出的十藏,經過一日的折騰說起話來有氣無力提出逾半的井水已是極限,今日的消耗量可夠他睡上一天一夜,「說好的,我的東西。」

 

     「嗯嗯,謝謝你,不過現在腿浸不到水,這感覺很奇怪。」女子攀在井口邊緣,將代為保管的玉環遞給十藏,「下一次,貴重物品可要拿好了。」

 

「我會的……可以問個問題嗎?」有件事他頗在意,實在不吐不快。

「可以。」

十藏簡單地敘述自己發現了人類屍體,也就是井水遭污染的原因。

「那,你知道——」

 

「為什麼那些人會『溺死』在山上嗎?」

 

      撇開半身泡進池水的人不提,其餘四具屍體明明滴水未沾,口中卻不約而同溢出含有藻類的污水。而山上的池水雖是露天,但畢竟有大自然做更替,池水本身算是相當清澈的,若非沈至池底否則無法喝入那樣混濁的水。

 

      十藏只想到一種可能,彷彿要回應他的想法,古井女咧開嘴笑著,那雙眼裡閃動與「妖異」二字相符的光芒。

 

     「啊啊,那個啊……」

 

     「誰知道呢?」

 

 

     「是嗎,只是好奇罷了。」

 

      見到女子的反應,不必問出真相也能猜到七八成,但十藏這麼問也不是心懷同情或憐憫,如他所言僅是出自好奇。與女子別過以後,打算找個安靜的地方小憩的他轉過身,突然一滴冰寒雨珠落在他頰上。雨水令他聯想至水面蕩漾的漣漪,某段對話自腦海中浮起。

 

     「你不覺得嗎?那個人類的手真漂亮。」

     「是啊,我也喜歡,你和我想的一樣嗎?」

     「嗯,真想拿走呢,嘻嘻。」

 

     「這麼說起來……」仰頭望向天空,翻湧灰雲降下的細細雨絲有如牽繫起天地,十藏提起拖地的衣擺以免被到來的陣雨浸濕。

 

      接著又噗通一聲,身後傳來了物體撞擊水面的聲音,以及鳥類振翅與掙扎的鳴叫。

 

     「還是別多說吧。」

      矮山的山腰處、池邊的土塚底,泥水滑下某個失去雙掌的男子的臉。

 

 

 

===============

 

 

獲得:【金/說謊鏡,銀/實話鏡】照了無論是誰都會說出實話/謊言的鏡子。

Tags: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