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屋昭】憶◆間幕

March 8, 2016

      那是,某個旅途中的日子。

 

      大雨後地面浸飽了水,空氣揉合濕氣與泥土的氣味,似乎還有異味跟著竄入鼻中。

 

     「有腐臭味,只是被掩蓋過去。」清竹邊說邊以衣袖遮擋身後男孩的視線。兩人面前的光景可謂悽慘,泥濘沾染倒地的男人滿身,被蛆蟲與鳥獸啃食過的身體殘破不堪,而男人連動手驅趕那些生物也做不到——那是當然的,因為男人早已氣絕多時,仰面朝天的空洞眼窩似乎還心有怨恨。

 

     「我不害怕。」十藏撥開青年的手往陳屍處靠近並在一旁蹲下,雙手合十替對方祈福,縱使他不確定一個妖怪的祈福能有多大效用。

 

     「大概是遇劫了吧。」,檢視著男人鮮血淋漓的傷口,清竹想起入山前附近妖怪的閒談,近來山中似乎出現強盜。男人身著鎧甲,無論究竟發生過什麼事,獨自橫屍在荒郊野嶺都屬不幸。他替亡者嘆息,費了點功夫將仍被緊握的刀自男人掌裡移開。不忍死者繼續曝屍野外,清竹與十藏趁著泥土還鬆軟就近清理一處空地並挖出淺坑,做了個簡陋卻以堪用的墳塚。

 

      散佈死亡氣息的異物消失以後氛圍回歸寧靜,對大自然來說,男人的死不過是每日都在上演的生命輪替。十藏十分理解這一點而不會產生太多情緒,就外人來看他的反應可稱作淡漠。

 

     「那把刀有許多缺口,他亡故前應該奮力抵抗過。」望著立在土塚上用來當作墓碑的刀,清竹突然發問,「武器視情況能傷人也能保護人,那麼您認為鞘的用途呢?」

 

     「用途……保護外人跟自己不被割傷?」已經習慣對方時常沒來由地提問,十藏未作他想,給了對方第一個想到的答覆。

 

     「哈哈,對,從持刀者的角度來看確實是這樣,但要是反面的情況?」

 

       反面?是什麼意思呢?

 

     「任何事物都不會只有一個面向,就像這個人為了自保而拔刀,這把刀卻傷了別人;像這把刀為了保護持刀者而傷人,自己也同時被擊出無數缺口一樣。」清竹招招手示意十藏走近,「當然,刀鞘也是相同的。」

 

       十藏發現清竹說話時的表情沒變,眼神卻明顯黯淡了些,他並非第一次瞧見對方這種模樣。他猜想清竹是否又想起了過去,那些他接觸不到、也未曾參與過的回憶。是什麼又勾起那些記憶他不清楚,只是每當這種時候他總感覺自己與對方相距如此遙遠。

 

     「收刀入鞘主要是為了不讓刀刃在不需要時誤傷到人、也不讓刀刃因外物受損,但一般人看不見的是——」些微抽起刀身,清竹將破損嚴重的鞘口向十藏展示,「無論何時,鞘卻都只能承受利刃一次次劃傷自己。」

 

     「……?」猜不透清竹話中的涵義,十藏回望和平時不同的清竹感到莫名不安,彷彿對方下秒就要離他遠去,彷彿——

 

 

 

 

     「要是以人來比喻,刀身是一個人的本質與靈魂、其他刀裝與鞘是心或情感的話,要如何在擁有的歲月裡維護這把刀的完整性,這件事或許是最大的挑戰吧。」

 

      收回刀,清竹蹲下身輕按十藏肩頭,溫和的微笑恢復為無異於以往。剛剛想起的是什麼事呢?十藏試著連接被打斷的思緒但未果,「……每個人都帶著這樣的刀,請您記住您是這把刀的主人,只有您才能決定它的使用方式、以及決定它該為誰使用。現在的您身上還沒有會傷人的利刃,要是有一天您變得更有力量,請好好思考這一點。我相信您辦得到,別傷害人,也別傷害自己。」

 

     「好,我會的。」十藏點頭回應道。不過若是他的身上沒有利刃,是不是也就代表現在的他沒有能力去保護他人?果然不夠,還遠遠不夠,他想。

 

     「那麼休息得也差不多了,衣服都是泥也不好受。」挖土的緣故袖擺與衣襬都被泥水浸濕,雖然只要想隱藏人類就看不見他們的身影,衣著再隨便也沒有失禮的問題,「再一段路應該就能看見村子了,我們得加快腳步在天黑前趕到。」

 

      揹起為數不多的行囊,十藏匆匆跟上步伐寬闊的清竹。

 

      他回首,那染了血的刀鍔仍反射著日光,而後被無情翻動的草浪給淹沒。

 

Tags: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