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心中】#002

 

 

     「歡迎光臨。」

 

      椿懷抱慣用的三味線坐在店舖門前,身後是由佳理招呼客人的聲音。打從父親的這間小商店開張,椿便時常要求由佳里帶她過來晃晃,倒也不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她喜歡將小店當作散步的終點站。

 

      這裡是個奇妙的地方,明明位置離港口也不遠,卻不見應有的喧鬧。偶爾傳來水手的吆喝與汽笛聲,以及舒緩空氣的海潮聲,腳步匆匆的路人途經此處時彷彿都放慢了步調。而她喜歡這樣熱鬧中的寧靜,氛圍令人感到沈靜又不失活力。

 

      椿回想稍早前老師所教授的曲子,隨著記憶中的旋律撥起弦。琴音混和周遭聲響,這些音符慢慢構築出畫面,一個只屬於她、只有她能體驗的空間。只要將心投入,即使是這樣有缺陷的她也能夠到任何地方。

 

      曲終,她抬起頭,視線轉向原本無人的角落。演奏時她便聽見了那刻意壓抑的細微足音。

 

     「午安,我是菱家。」

     「午安,我就猜想是菱家先生呢。」看來自己並沒有聽錯,她想。

     「您夠分辨呢。」

 

     「腳步聲能夠反映出性格呢,」對方的語氣似乎帶著好奇,於是椿答道:「像菱家先生,就連腳步聲也是一板一眼的。」

 

      她無法藉由外型、舉止甚至神情來判斷一個人,對她而言聲音當然更能傳達出真實的那面。

 

     「就如同您的琴音一樣嗎?」菱家拋出了疑問。椿不太確定對方要的是何種答覆,大概是見到她表現出疑惑,菱家接著說:「我認為您有細膩的感性,對每個音符的重視也能聽出您的性格。不過,我對音樂鑽研不深,所以以上只是淺薄的自我想法而已。」

 

     「不,或許您說的沒錯也不一定。」人是難以觀測自己的,正因如此才需要借他人為鏡。她記得某位老師說過,創作與藝術是除了言語以外最能夠表達、接收人心的管道。

也因為如此,她才能拾回她失去的世界,也才能將那些用言語難以述說的想法,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菱家先生認為,即使看不見,世界也能是多彩的嗎?」

 

「那就要看多彩的定義是什麼了,冰見小姐又是怎認為的呢。」

「比起這種問答,」聽見菱家的話,椿淺淺地笑了:「還是再來一曲吧?」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椿相信只有當心也死去時世界的色彩才會剝離——一如那個僅剩殷紅的慘白夢境。

 

 

Tags: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