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心中】#001

December 19, 2015

 

※前置劇情/背景交代

 

 

===============

 

 

      失去光明、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相當不幸。

      含有憐憫與同情的話語已聽過無數次,但她卻從不這麼認為。她確實無法藉由兒時破碎的記憶,於腦海裡構築大家眼中的世界,可現在她卻能看進自己的內心。

      看見那個夜夜現身夢境、存在於她之中的——雪夜裡獨自哭泣的女性。

 

◆◆◆◆◆

 

      窗外鳴聲婉轉,即便見不著灑進房內的光線,少女——冰見椿仍是習慣性地睜開眼睛。陽光的暖度告訴她天已亮了,而今日是個適合出遊的好天氣。

 

      「……又作夢了。」

 

      椿按著胸口,打搬至赤町以來她幾乎每晚都做同樣的夢,雖然夢境內容怎麼都想不起來,只依稀記得那是個悲傷的夢。夢傳遞而出的情感太過強烈,以至於連清醒都消退不去,每當她醒來後左胸總隱隱作痛。並非生理上的實質痛楚,而是那種彷彿心被人給掏空、撕扯著的絕望。她必須深呼吸,才能將積壓在體內的不快完全排除。

 

      「小姐,我進去囉?」兩下敲門聲後傳來熟悉的聲音,椿已相當習慣一天以這樣充滿活力的招呼做開場。

 

      「由佳里早安。」任對方攙扶目不視物的自己站起,椿小心地移動步伐。對於與她年紀相仿的由佳里椿是全心信任,畢竟在她完全失明後生活大小事都是由對方協助,兩人從小便生活在一起,算一算至今也快十年了。

 

      「家教老師還要一陣子才到,待會打理完畢先用早飯吧。」熟練地替椿換上衣服,接著移動到梳妝台前,在鏡前慢慢梳理椿的長髮:「啊,你的白髮好像變多了耶……仔細一看臉色好像不太好,身體不舒服的話我請老師今天不用過來上課?」

 

      「咦會嗎?沒關係,我不要緊,我想只是沒睡好而已。」

 

      「嗯?真的不要勉強喔。上次醫生檢查之後不是說,因為適應環境突然改變會產生壓力什麼的,對身體和精神都會造成影響。搬來這裡也要滿一年了,不過……」

 

      「不過因為我跟一般人不一樣,適應起來會更辛苦。」椿接續由佳里打住的話,難道那個怪夢和胸痛也是因為壓力因素嗎?

 

      「唉呦小姐……椿,我很感謝老爺收留了我,給我飯吃、有地方住,但我照顧你可不是因為這只是工作喔。」繫起柔順的髮並以緞帶裝飾,由佳里撥弄著椿過長的瀏海,鏡子裡那雙混濁的眼睛難以讀出多少情緒。為了不讓他人擔憂而壓抑自己、不表露過多想法及情緒,這種溫柔是椿的優點也是缺點之一:「因為你也是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所以有心事的話別客氣儘管告訴我。你要是再憋下去,就不是『雪裡的椿姬』,而是白髮滿頭的白髮姬了啦。」

 

      「謝謝,但是我本來就不是公主啊。」椿反駁道。「雪椿」這個稱呼是由佳里對年紀輕輕就長白髮的她所開的玩笑,不知怎麼地,她腦海瞬間閃過一個影像:潔白雪地襯著紅豔如血的衣擺,就像落至雪地的椿花。穿著那身華服的女性是誰呢?為了不再讓自己繼續做無謂探究,椿改變了話題:「父親出門了嗎?」

 

      「一大早就去醫院探望夫人了,聽說藥商進了西洋的新藥,可能在和醫生詢問細節吧。嗯,這種事我不是很懂啦。不過不管別人怎樣說,我覺得夫人其實挺讓人羨慕,尤其是對女孩子來說。」

 

      「是啊,我雖然看不見母親的表情,但能聽出來她覺得快樂。」椿想起在醫院休養的母親不由得微笑。

 

      冰見家大家長原本是他市的行政官員,在地方上也小有名望,卻因為對手的惡意攻擊,檯面下的家務事被揭露出來——關於椿的母親為遊女出身一事——在這民風仍屬保守的時代,擁有名聲的人娶娼為妻等同放棄了自己的社會地位。椿的父親亦同,這件事大大動搖他的聲望,甚至遭人質疑是否適任。他明明大可在事情被揭發時公然否認,藉與家人切割來保住自己的事業,但他卻沒有那樣做,沒有做出大多數人會做的選擇。

 

      椿從不在意自己的出身,周遭的指指點點也不會改變她身為冰見家孩子的事實,相反的她對敢於放棄所有來換取家人的父親相當欽佩。

 

      「嘛,雖然夫人因為輿論攻擊病了,老爺也被迫放棄公職跑來這經商……但是結果而言很不錯啦。」

 

      「由佳里現在也是小老闆了。」冰見家舉家搬遷以後,作為副業父親在赤町中開了一間小小的舶來品商店,將店舖交給老友及由佳里管理,自己則往來港口與各市和貿易商們洽談。

 

      「我只是在店裡見習加打雜,離獨當一面還差遠啦。啊,差點忘記了,手伸出來吧。」

 

      「手套?」知道對方要做什麼,椿依言伸出手掌,觸感良好的長手套慢慢被戴上:「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搬來這裡之後由佳里每天讓我戴著呢?」

 

      「啊這個……因為這裡流行嘛、流行,你都不懂得打扮自己這樣太浪費了,當然得靠我幫忙啊。」

 

      「打扮了我也看不見自己啊。」從聲音能感覺出由佳里並沒有說實話,但想必一定有什麼用意,既然沒有造成不便椿於是不再多問:「今天的天氣很好對吧,下課以後能陪我去街上走走嗎?」

 

      「那有什麼問題,我會跟老闆多要一些休息時間的,我們就去餐館吃午餐吧。」

「嗯,謝謝你。」

 

 

 

      她的世界封閉而安定,還未昭明的夢境有如碎石投入池子,雖然激起一陣漣漪很快便恢復平靜,但沉入池中的終究是異物、如鯁在心。

      現在,還等待著被誰拾起。

 

Tags: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