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TT】主線劇情#006

     『進來是進來了,還是好有罪惡感喔。」』

     「……不會被發現的。」

 

       過低的視野讓克羅諾感到不習慣,現在他被雰給懷抱著,在不引人注目的情況下順利闖進了女澡堂大門。這都要歸功於知更鳥昨天出借,正被他穿在身上的一套布偶裝。為了能夠收納,上面似乎附著有使物體縮小的魔法,所以與其說他穿著布偶裝,用他被藏在布偶裡描述還更加貼切。

 

      『其他人呢?』絨毛搔著他的鼻子,他努力忍住不打噴嚏,一個會打噴嚏的布偶恐怕比出現在女澡堂的男生更引人注目。在進入前他將幾個人分成三組,兩組是搜索組而一組在外面把風,知更鳥二人組當然被要求待在外面等待,他可不希望自己在潛入時還要應付自己人的偷襲——即使他肯定就算人不在場對方也有辦法偷襲到他。

 

      「我們早在裡面等了啦。」階梯口站著手提換洗衣物的夏璐朵和露,在看見雰懷裡的布偶時噗哧笑出聲來:「喔喔,原來那個是這樣用的啊,當布偶也挺適合你的嘛。」

 

      『總比你的提案好。』不過克羅諾認為不管他變裝成什麼,夏璐朵都會說出想讓他曝光之類的話。

 

      「這樣很難被發現耶,真沒意思,要是不來點什麼騷動就不有趣了嘛。欸欸,跟我一起把他的布偶拉鍊拉下來吧?」伸出手作勢要搶布偶,幸好雰對惡作劇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不打算配合。

 

      『喂喂喂,別玩啦。』克羅諾對自己能推測出對方想法而默默感到哀傷:『差不多開始吧,現在開始分頭行動。』

 

      雰點點頭,和雙生姊姊對視一眼以後便抱著布偶往上層走,他們的計畫是一組由下而上尋找,另一組則是相反方向。來到目標樓層以後雰打開更衣室的門,這時間人雖然不多還是有幾位女生正在更換衣物,要是不進入浴池裡的話反而會引人懷疑。這就是為什麼當初要分成兩人一組的原因,兩人才方便製造空檔開溜搜索。

 

      「早安啊同學,水溫正好喔。」

      「早安。」

 

       和出浴池的女生寒暄了幾句,雰把拼命用肥短手掌遮住眼睛的布偶放到地上,自己則是隨意取了一個空籃開始寬衣。

 

      「沒關係……的,現在只有我而已。」雰將浴巾給圍好,好心提醒還在摀眼的克羅諾可以鬆手。

 

      『不不,雖然我人在這所以超沒說服力,但本大爺才不是那種會佔便宜的人。』面對牆壁坐著,克羅諾其實冷汗都要流出來了,他打心底希望不要被他撞見其他來洗澡的女學生:『我等你進去以後再開始找吧。』

 

      「真、真的沒關係……有浴巾啊。」雰把自己去面壁的布偶翻過來扳開絨毛手掌。

 

      『哇你做什麼!』揮舞手腳做了毫無意義的抵抗,在看清眼前的景象時他的確鬆了口氣,雰的確是圍好浴巾的,只是這當中有一個更大的問題——浴巾只包裹住雰的下半身。

 

      『啊,原來你是男生啊,抱歉我一直誤會了。嗯嗯,這樣就沒有問題……沒有問題才怪——!』克羅諾完全無法理解為何眼前的人能那樣泰然自若,就好像進出女澡堂已經千百回早習慣成自然一樣。

 

      「我、我都是跟姐姐一起入浴的,從小開始啊……」聲音被嚇得縮回喉嚨裡,一臉不解的雰讓克羅諾覺得有點無力:「我如果站在這裡反而會很奇怪……接、接下來就麻煩了。」

 

      「你要小心一點,我說真的,真的真的。」見對方點點頭後推門進入煙霧瀰漫的戰場,瘦弱的背影著實和女性無異,也難怪他都沒發現對方的真實性別。話說回來奇怪的到底是學校裡的同族們呢,還是跟人類長久生活而偏離原本生活型態的自己,克羅諾懷疑起自己所謂的常識在這間學院裡到底算不算常識:「我看我還是專心作業吧。會藏在哪裡呢?」

 

       這些活動都是為了尋找寶石,他從神秘親戚那接收到的唯一線索就是「鑰匙」,必須找到鑲嵌在鑰匙上的三顆寶石才能令鑰匙完整,進而打開相應的鎖或門。他想大概是某種魔法鎖,不齊備條件就無法開啟特定的東西,這是最近上課時學到的東西。生活範圍接近人類社會的克羅諾對於這方面的知識其實算薄弱,能夠在學校學到新事物他也感到有趣。

 

      「嘿咻。」身體變小了多少行動不便,他得靠攀爬的才能搆到木櫃上方查看。一個一個檢視櫃上的竹籃,連隙縫與別人的衣服都不放過地小心翻開。隔著玻璃門的浴池裡時不時傳來談笑聲,雰的真身居然還沒被人發現簡直太神奇,但不知還可以維持多久,他必須把握時間行動才行。

 

      突然,他聽見走廊上隱約有腳步聲,擔心被看見的他趕進跳下櫃子靠坐在牆緣。緩緩的,腳步聲來到了門前——

 

 

◆◆◆◆◆◆

 

 

      另一頭,被要求擔任把風人員的二人待在建築屋頂上愜意地吹晚風,本來打算繼續悠閒一陣子再工作,可在某個不經意的發現以後休息時間便提早結束。

 

      「嗯?唔嗯。」知更鳥仰頭,口含棒棒糖發出表示疑惑的含糊聲音。

 

      「就說了嘴裡有食物別講話。」和小女孩維持相同的姿勢,萊瑟姆邊糾正同伴邊暗罵不在場的人:「這誰會想得到。」

 

      兩人的視線都落在前方平台上的鳥巢,不必靠近察看也知道,巢裡正放著被月色映得發亮的寶石呢。那張地圖與提示某種意義上來說非常明顯,前提是要能將平面圖當作立體圖來看,否則任誰都只會想到目標在大樓之中而非樓頂上。

 

      「算了,這樣也好,這下那小子要拿就只能過我們這一關。」點起煙將之一口氣吸盡,本想隨意扔掉煙蒂,但想到可能會被學校裡的傢伙發現後找碴仍是作罷:「開始吧。」

 

      「去。」小女孩揮輝手,藏身在陰影裡的物體一晃,存在感接著自屋頂消失。

 

      「嗯,上課了。」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