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TT】主線劇情#005

      嗨各位,對又是我,Q先生。

      上次說到哪邊去了?我想想……從哥吉拉大戰酷斯拉開始是嗎?等等,別在我的書裡夾這種亂七八糟的傳單,害我都說成什麼去了,真是。總之請忘了剛剛的東西,這回就從社團活動這邊開始講起吧。

 

 

      空間不大的房間裡此時或站或坐著五個人,周圍除了基本桌椅與一塊白板外並沒有多餘傢俱。離門口最近的克羅諾低頭翻閱行政人員稍早扔給他的文件,在發現裡面幾乎是派不上用場的東西後,重新將注意力拉回教室內的人身上。

 

      他沒想到胡亂填寫的社團申請書審查意外迅速,成立許可很快就批下來了,甚至還附帶一間可以自由使用的空教室。這讓身為申請人的克羅諾有點擔心,讓「探索校園」這樣不明所以的社團成立沒問題嗎?

 

      實際上他原先還抱有一點申請會不通過的期望,很少參加團體活動的他,實在對自己能否和社員好好相處沒多大自信,更別提擔任管理職位這還是第一次。目前教室內除了他以外的社員,包含本來就已經見過面的恐怖組合——知更鳥和萊瑟姆,另外是臉上寫著「我是來湊熱鬧」幾個大字的室友夏璐朵,還有一對依偎著感情很好的雙生姊妹。

 

     「那個……是不是應該要先自我介紹什麼的?」他硬著頭皮開口,眾人的視線轉而投向他所站的方向:「咳嗯,從今天開始本、本大爺就是你們的社長,我是克羅諾,請多關照了。」

 

     「欸——還蠻有樣子的嘛。」紅髮少女呵呵地笑出聲,順著克羅諾的話接下去道:「我是夏璐朵,希望能借社團室一點位置來存放我的點心。」

 

     「喂喂喂。」克羅諾回想起宿舍內瀰漫那股甜到發膩的氣味,原來那樣爽快就答應他入社是為了這個原因嗎!

 

     「有什麼關係嘛,你放心,我會在食物壞掉之前解決掉,不會放到腐敗的。」

 

     「這個不是重點。」放棄繼續跟對方一搭一唱,克羅諾而望向旁邊束著白髮的雙胞胎,很意外居然會有不認識的人加入進來:「請問兩位是?」

 

     「啊、嗯……」其中身著裙裝的孩子聽見問話後瑟縮到另一位的背後,用雖然小但勉強還能聽見的細語說著:「雰……」

 

     「我是露,」身著短褲的少女拍拍身後人的肩安撫著:「雰很怕生的,請別在意。希望能跟大家好好相處,但如果欺負雰的話我不會客氣喔。」

 

      聽見這番話,知更鳥瞥了身旁的萊瑟姆一眼。光看眼神便明白對方想要說什麼似的,萊瑟姆嘖了聲,抱怨要不是因為工作自己對欺負小孩才沒有興趣。

 

     「話說回來,說是學園探險但到底要去哪裡啊?加上森林跟商店街,其實校地還蠻大的喔。」夏璐朵將話題拉回:「說不定還有什麼異世界的連結通道跟黑暗地帶,或者直通地獄的入口喔。畢竟是血族的學校,有什麼感覺都不奇怪。」

 

     「那種恐怖的地方我一點也不想去謝謝。」

 

      克羅諾不敢繼續想像,實際上他確實沒有明確的目的地,線索可能埋藏在任何一處,不將範圍鎖定的話給他一年都不見得找得出來。他並沒有將真正的目的告訴其他人,這本來就是他得解決的問題,雖然心裡感到抱歉必須用這種形式拉其他人下水。

 

     「這你就不用煩惱了。」看出克羅諾正思考什麼,萊瑟姆從上衣口袋中抽出把餐刀,克羅諾一看就知道那與射破自家窗戶的是同款式,上面也同樣地綁有紙條:「看來你還記得這個,總之第一個『指示』已經下來了,你自己看吧。」

 

     「指示?」小心地攤開紙條,上面有一張簡易的校地平面圖。某個部份被用顯眼的紅色圈出來,圈圈裡又標注了一個紅點,下方則拉出箭頭寫了一行小字:「在巢中央,如文。」

 

     「在『巢』中央,這什麼意思?」對猜謎感興趣的露湊上前,但紙條沒有更多提示了:「尋寶遊戲?我們要照著紙片去探險嗎?好像很有趣!」

 

     「某種程度來說沒錯吧,找到特定道具就能開啟通往真實的道路……嗯,應該差不多是這個樣子,我想。」面對露的提問克羅諾打哈哈地帶過去。他盯著地圖,雖然沒經過幾次但他對各棟大樓的位置還有些印象。:「這棟樓是……咦,這是女子澡堂對吧。你們女生進去過嗎?是不是裡面有長得像鳥巢的東西?」

 

     「鳥巢,鳥巢……硬要說的話就是更衣室裡的竹籃,遠遠看的話的確是蠻像鳥巢的。這個紅點標的位置也差不多接近更衣室,也就是說有東西被藏在更衣室的某個籃子裡,只要找到那個就能發現寶藏嗎?」跟著將指示與寶藏一詞聯繫在一起,夏璐朵的雙眼發著光似乎躍躍欲試。

 

     「我想應該不算寶藏啦,可是既然現在沒有目標,首先就去這裡看看也好。」

 

     「但澡堂不只一間,整棟樓的更衣室也有好幾處喔,一間一間找恐怕要花點時間吧。」夏璐朵說道,接著看向克羅諾露出惡作劇般的狡黠微笑:「再說,你不會想丟著我們幾個女生自己進去翻吧?」

 

     「呃,但那是女生澡堂耶。」

 

     「但既然是社團活動,社長不帶頭那怎麼行。反正方法多的是,不要被人發現就好了嘛。例如借件女生制服啦,或是我借你女生制服,你跟我借女生制服也可以啦?」

 

     「所以說哪種不都一樣嗎!我怎麼就覺得你只是想看我出醜啊。」克羅諾默默往後站了幾部,好在危急時刻可以逃跑:「本大爺才不隨便妥協吶。」

 

     「唔嗯,但是不知道實際要做什麼,露也覺得社長在比較好,雰呢?」無視克羅諾的抵抗,露隨即補上一槍。

 

     「露說好,就好……」用蚊子般的音量表達意見以後,雰再度縮回露的背後。

 

      被圍攻的克羅諾對剩下還未表達意見的兩人投以求救目光,知更鳥正跟著自己的布偶玩一時沒注意到,萊瑟姆則是冷哼一聲無情地打碎他的希望。

 

     「什麼尋寶遊戲的可不是我的事,要是你不去的話就沒有意義了。不過你可別把事情想得太簡單,把事情複雜化是我們兩個的工作,之前說過的吧。」萊瑟姆的表情讓克羅諾感到涼意直竄頭頂:「總之你神經繃緊一點自己好自為之,社、長。」

 

     「好嘛我去就是了嘛……」忍著胃痛放棄無謂的掙扎,克羅諾認命地打算開始進行平安潛入的作戰討論。

 

      要知道這裡可不是人類的學院,無論哪個學生都擁有一定程度的殺傷力。溜進女子澡堂如果被女生們發現,最後的下場會如何根本想都不用想。再加上知更鳥和萊瑟姆的存在,既然這一開始就是個關卡,那兩人絕對不會讓他那麼好通關的。這回玩大了,可以說是名符其實地拿命來賭。但就像萊瑟姆所言,要是他連在學院裡的事都辦不好,更別妄想能完成尋父的目的。

 

      突然,「碰」地一聲門被誰給大力推開,可憐的門板被迫與牆壁親密接觸而有點扭曲變形。罪魁禍首正是大兔子布偶,終於把自己肥滿的身體塞進門框後,兔子把手中提袋甩至發愣的可羅諾面前。

 

     「給。」一直沉默不語的知更鳥開口,示意對方撿起袋子看裡面的東西。

 

     「這是要借我的?的確,這樣就能掩人耳目溜進去了,而且也方便行動。」看見袋裡的東西,克羅諾大致猜到知更鳥想做什麼,卻猜不出對方的實際意圖:「先謝謝你了。」

幾人繼續討論一陣子,決定挑學校課程最滿的明日來進行潛入計畫。課程滿相對地白天會去使用澡堂的人就少,決定好以後幾人各自散開回到宿舍,為明天的到來做準備。

 

◆◆◆◆◆◆

 

     「聽說,你有點煩惱吶。」

 

      吃過晚餐後克羅諾待在大廳看電視,室友羽凰突然迸出這麼一句。平穩的氣氛被打破,專心看書的海登也抬起頭來。

 

     「煩惱……什麼?」有煩惱怎麼他連自己都不知道,克羅諾滿是疑惑只好把問題拋回給對方。

 

     「有人告訴我,說你有需要喬裝道具。雖然不曉得你是為什麼需要用上女裝,但要是不喜歡女生制服的話我這裡有很多可以外借喔。」

 

     「呃,不不不,我想目前不需要。」不出一秒就可以判定誰是犯人了,可羅諾只能以眼神做著徒勞的抗議。

 

     「是嗎,其實你的身形套起來應該不會突兀喔,如果你需要的話可以就近找我借,只是尺寸需要改一改就是了。」

 

     「謝謝你的好意,有需要我會告訴你的。」

       

      真的想幫上忙的羽凰點點頭表示明白後便離開房間,接著某間房中傳出毫不掩飾的笑聲。

 

      「夏、璐、朵——!」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