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TT】主線劇情#003

October 5, 2015

※接文創作 WITH 由井

 

 

=======================================

 

 

      攻擊事件後又過了數個平靜的日子,像人類學生一樣每天準時至教室報到、和同學們閒聊沒營養的話題、和室友們討論宿舍的佈置等,對以往大多時間都獨處的克羅諾來說這樣的日子仍是新鮮。和必須得戰戰兢兢過生活的時候相比,現在的校園生活雖然平淡但也沒什麼可抱怨,偶爾家中母親捎來又破壞東西的消息也算是小刺激,不過可以的話這種壞消息他不想收到太多次。

 

     「怎麼了啊?你的臉色發青耶。」夏璐朵下課後在開放客廳內準備享用自己的儲備甜點,一進們就看見室友盯著手機螢幕皺眉:「欸——?難不成是做了壞事被抓包嗎?」

 

     「不是啦,」輕嘆一聲後把手機放回口袋,克羅諾無奈地走向大門:「是求救訊息,我媽說大廳跟走廊的燈泡壞了,但他不知道要怎麼換燈所以我得衝回家一趟。」

 

     「你前天不是才回去過嗎?再說這種小事又不難,沒有燈也可以用蠟燭或火把吧?」

 

     「不不不,你太小看我媽天兵的程度了。」想起瑪麗埃塔以往的輝煌事蹟,他深深覺得自己現在會成這樣肯定都是長久被訓練下來的:「要是讓他自己去換,燈肯定整座連同電線被一起拆下來,用火把或蠟燭的話一定會不小心弄翻結果火燒房啦。」

 

     「看來在讓人困擾這方面你母親是大師耶,我是不是該找時間也去拜訪一下,呵呵。」

 

     「還是別了吧……」要是眼前的人和母親湊在一起總覺得會變成可怕的情況,克羅諾失禮地想著:「總之得先去商店街然後再衝回家,其他人問起就說本大爺回去了吧。」

 

     和夏璐朵道過別後克羅諾出了門,在商店街裡買好一袋需要規格的備用燈泡。他們家還處在被人盯上的狀態,所以他希望盡可能地低調,要是讓敵人發現自宅的位置就麻煩了。特意拐進人比較少的區域,打算直接穿過商店街出校的他,卻在建築陰影底瞥見一對微微發亮的眼睛。

 

     「呃,又是布偶?」那種無機的光澤他已經忘不掉了,自從上次看見那隻大布偶以後他對絨毛玩具就產生心裡陰影。但是此時出現在他面前的這隻,種種行徑看起來似乎是要他跟上去。

 

      他很是猶豫,不過又十分想弄清楚攻擊者是誰還有對方的意圖,再者沒有直接證據顯示眼前的小布偶跟大兔子布偶之間有關連。如今他是隻身一人,就算想像母親或其他人球員也很難辦到,應該要嘗試著自己解決問題才行。掙扎一會後克羅諾還是說服自己並鼓起勇氣,跟著布偶小小的步伐離開商店街。

 

◆◆◆◆◆

 

      只有手掌大小的迷你熊貓玩偶邁著四隻肥短的腳向前蹭爬,雖然四肢很短但走起來竟然出奇的快,不一會兒便跟身後的少年拉開了一段距離,迷你熊貓停下來回頭去看克羅諾,豆豆大小的黑眼珠直直的盯著他,等他跟上了便繼續向前走,一直重複著走走停停的步驟。

 

      熊貓離開商店街後一直避開人群,穿過宿舍繞過大樓走上了偏僻的小徑,期間迷你熊貓停下等待克羅諾的次數高達數十次,大概是因為少年在猶豫吧,一路上來步調都是慢吞吞的。

 

      熊貓帶著克羅諾來到了操場後的森林,它坐在地上舔舔爪子,然後就地打了個滾,露出了柔軟(?)的肚皮,等少年不安的接近後,熊貓骨碌爬起來,顫著屁屁踱進森林裡。

 

     「這隻布偶有夠人性耶。」到底是有生命的布偶還是有力量在控制實在不好分辨,克羅諾放下提袋四處張望邊保持警戒,周圍卻什麼也沒有:「應該要繼續跟上去嗎?弄清楚這件事跟媽把房子燒掉哪一個比較重要?啊——真是的,有種什麼都不想管的疲累感……」

煩惱過後處在半自暴自棄的狀態,克羅諾開始覺得自己是在浪費時間。說白了要是明知應付不了敵人卻還是進去攪和,只是把自己推入死胡同罷了。重新提起袋子,他決定離開這片森林。

 

      迷你熊貓看少年並沒有跟它走進森林,在原地轉了個圈,飛快的撲到了克羅諾的頭上,四隻軟軟的爪子扒緊他的臉,而且張嘴就咬他的頭頂——好吧一隻布偶而已怎麼可能會有牙齒而且傷害得到他呢。只是熊貓這樣動來動去讓克羅諾根本不能好好地看前面的路,而且他不確定他是不是能把這隻熊貓甩到地上。

 

      「哇啊!好痛!」死命地抓住熊貓的頭,要是被紮紮實實地咬下去肯定會流血。想了想,克羅諾催動魔力,腳下影子竟有如活了過來,凝聚成夜空般色彩的形體,一把將在他頭上作亂的熊貓布偶給提起:「差點不能呼吸了,呼。」

 

      被揪著後頸的布偶揮動手腳,種種反應讓克羅諾覺得目的地應該還沒到。既然布偶堅持到這種程度,克羅諾覺得對方有非得給他看不可的東西,又或者是父親線索所在的地方。這樣一想剛剛打算打退堂鼓的心又消失了,他明白自己沒自信是原因是自覺力量不夠,但很多時候畏畏縮縮就會錯過重要時機。

 

     「不管前面有什麼本大爺都不怕啦。」深呼吸鼓勵自己,克羅諾往熊貓指引的地方走去。

 

      熊貓揪著克羅諾的頭髮指著方向,在森林裡走了大概十多分鐘,看見的除了樹還是樹,低矮的樹叢不時有沙沙的聲音傳來,讓人覺得似乎下一秒就會有些什麼撲出來。

 

      遠在數十米外的一小塊空地上,小女孩趴在大熊貓的肚皮上連連打著呵欠,平時這個時候的話她已經在床上午睡了,如果不是對克羅諾有那麼一點興趣的話她實在沒必要在這裡花廢一個下午……正當小女孩百無聊賴的開始對身下的大熊貓作出欺凌行為(拔毛)的時候,迷你熊貓已經從不遠處飛撲出來,踩在大熊貓的肚皮上一蹬然後跳到小女孩的肩膀上。

 

      比起看見有人這件事,克羅諾對一大一小的布偶和眼前女孩如此親近更感到驚訝,說明了女孩絕對知道關於布偶的事。不過在不確定對方是敵是友以前他不敢亂下定論,他沒再走近女孩和布偶,而是相隔一段距離向對方搭話。

「請問……」血族絕不能由外表判斷年齡,說不定女孩比他大上了幾百歲,他斟酌著用字遣詞以免一開口就激怒對方:「是你引導我來的吧,能告訴我你的目的嗎?」

 

      然而聽著克羅諾小心翼翼的發問,女孩就像是聽不到一樣向他眨眨眼睛,掩著嘴小小地打了個呵欠後,她在大熊貓身上半坐起來,抬頭向四周看了看像是在找著誰似的。不是她不願意回答少年的問題,而是她實在不太愛說話……說話還是交給萊瑟姆比較實際。

 

      彷彿回應女孩的目光樹林裡傳來一聲嘆息,接著走出一位身上帶有濃厚煙味的紅髮青年。青年的表情非常不耐,光是站著就給人壓力的青年注視一動也不敢動的克羅諾,然後咧開唇角露出挑釁意味十足的笑。

 

     「如果我說,是要宰了你呢?」

 

     「……你們是追著我老爸跑的那群人嗎?」青年的話究竟是不是在開玩笑,克羅諾思緒轉得飛快但無法辨別。短短瞬間裡他將各種片段連結在一起,得出了一個結論。母親從來沒有告訴他父親金恩究竟惹惱了誰、被誰追殺著,要是女孩和青年就是追殺者,那他現在可是陷入生命危險:「但要是你們想動手根本也不必引我來這裡,讓那種布偶趁我熟睡的時候潛進房刺殺我就可以了。如果你們是想問我爸的情報,很抱歉我什麼都不知道,我連他的樣子都記不太清楚了。」

 

     「哈?現在的你不過還是個小鬼,才沒有我動手殺的價值。再說,我討厭多做工作外的麻煩事。」青年語帶輕蔑地笑出聲,而後語氣又和緩下來:「但你的推論有一部分是對的,衝著這點我就仔細說明一些。首先呢,操縱布偶把你當沙包打的人就是這女孩。」

 

      對於那麼快就被掀底牌女孩只是斜眼瞪了青年一下,嘴巴嘟著伸手把肩上的小熊貓扯了下來,用力扔到青年的臉上,被當作武器的熊貓被甩了出去,抱著四肢縮起來在半空中打了幾個空翻,穩穩的落到青年的頭上,然後快速的扭動著把青年的髮型給弄亂,而且更示威似的伸長爪子拍了青年的鼻一下。

 

      女孩解氣的哼了一聲,又趴回大熊貓身上,向青年擺了擺右手,示意他繼續說。青年咬咬牙,明顯地看到女孩的眼神在表達著“說過了自我介紹完了便趕快回去睡午覺。”

 

     「總之呢,」抓下巴在頭上的布偶砸回去女孩身邊,好像已經對女孩的行徑很習慣似地,青年懶得再多做回應:「兔子布偶的那一次確實是抱著下殺手的心去做的,但是沒有做到百分之百,這樣你懂嗎?『那傢伙』真是缺幫手缺到絲毫不挑,這點程度都還擊不了,還想要幫上金恩簡直癡人說夢,嘖。」

 

     「等、等一下,金恩是我爸的名字,你們認識他?」這個人在說什麼?克羅諾聽得出對方話中挾著許多資訊,藏著很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那傢伙』又是誰?」

 

     「所以才說這任務真的很麻煩。」青年靠近克羅諾壓低聲音,這一靠近讓人感覺壓力更大了,冷汗從克羅諾頰上滑落:「我們是受人之托才來到這裡的,能不能保住金恩你也是因素之一、『那傢伙』所剩不多的希望。」

 

     「希望……」克羅諾聞言倒吸了口氣,事情似乎比想像得還要難以處理。找齊線索、找到父親所在地之後,他真的就能順利見到對方嗎?

 

     「那個女孩叫做知更鳥,而我呢是萊瑟姆。」青年退了開來點起一隻煙,從上衣口袋中取出一份校內地圖:「這個你拿著,要是想知道更多就到指定的地點找我們。」

 

      看萊瑟姆把地圖交給克羅諾,預定要辦的事已經都做好了,便讓大熊貓從地上起來準備離開,在經過克羅諾身邊時,抓過了少年的手,無視了對方驚恐的聲音,把一顆糖果放在他手上,「好吃。」

 

     「嗯?啊……謝謝。」反射性地就道了謝,回過神來草地上只剩下他一人而已,若不是還殘留淡淡煙味,他可能一時間還弄不清自己是不是看見幻覺。

 

      拆開了包裝紙塞口中,甜味在舌尖漫開緩和了情緒。他進入學校以來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想家,他曉得母親依舊什麼也不會告訴他,如同自己也不會把剛才的事告訴母親一樣。但那裡是能讓他真正安心的地方,現在他需要個不會被打擾的地方思考。

 

     「等我找到你啊,」他對著空無一人的空地說道:「我一定要在你臉上揍一拳,笨蛋老爸。」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