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TT】前置劇情#002

July 10, 2015

      迷迷糊糊睜開了眼,少年克羅諾隱約聽見透過牆壁傳來的鋼琴樂音而轉醒。對了,這棟房子裡確實有架鋼琴,那麼正在彈奏的就是母親瑪麗埃塔了吧。他知道瑪麗埃塔喜歡樂器,也曾經偷偷地偽裝冒名在人類世界多次演出。

 

      他認為母親散發的氣質絕不會輸給真正的貴族人家,只是如果能扣掉一些小缺點的話肯定會更好,比如欠缺常識的自殺行為、粗心大意又沒什麼警戒心這點啦、太過樂觀又不太懂讀空氣啦。但當然也有不少優點,具體而言的話則是眼睛清澈得讓人無法直視,身段優雅得讓人移不開視線……對啦對啦後面是我多加的,我就不能趁亂告白嗎?反正當事人又聽不見,哼。

 

     「媽?」克羅諾來到母親所在的房間,在他進房前琴音就已經停止了,母親似乎正專注看著什麼,連他的到來都沒有察覺。

 

     「小諾,來,你看你看,是個好東西喔。」瑪麗埃塔招招手,將手裡的傳單與一個信封遞給孩子:「小諾有興趣嗎?」

 

     「這是什麼?」傳單中間破了個洞但並不影響閱讀。克羅諾大致瀏覽了內容,原來是張血族世界中的學院傳單,他雖然知道這間學院的存在但是沒實際見過,本身也興趣不大:「是從行李翻出來的嗎?怎麼我之前沒看過耶,看起來很新。」

 

      兩人的行囊並不多,畢竟隨時都可能會搬家要是行李太多很不方便,所以很多東西都是等安置好了以後才採購,不需要的話就丟。而克羅諾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瑪麗埃塔的行李是由他幫忙整理的,照理說沒有他不知道的東西才是……等等,所以這小子也整理過瑪麗的貼身衣物?太羨慕……呃,我是說太過分了!

 

      好冰!

      喂,誰拿水潑我?

      好好我冷靜就是,把手上的那桶水放開給我退後三步!

      嗯,我的情況不重要,總之呢,克羅諾在聽見瑪麗埃塔的回答以後冷汗都要冒出來了。

 

     「有、有人從窗外送進來?」這不就代表他們的位置被其他人知道了嗎?這樣搬到這裡不就沒有意義了?克羅諾思緒轉得飛快,開始思考他們現在開始打包搬家需要多少時間。

 

     「沒關係的吶,你看,」瑪麗埃塔拿著一把小刀,看來傳單就是刺在刀上射進屋內的:「刀柄上有我們的家紋,大概是哪個親戚幫小諾弄到了入學申請,想送小諾去上學吧。」

 

     「我才不覺得那些人有多好心。」克羅諾不覺得這是好意,他對所謂的親戚印象不並深,但有一點很明白,那就是大多都是些個性難搞又不好相處的傢伙。比如現在,明明如果是親人大可正大光明從正門進來的,卻硬要大費周章玩什麼飛刀傳書,是腦袋哪裡有洞嗎:「肯定有內情啦,一定,要不然就只是想整整我。」

 

     「別這麼說嘛,學院很有趣的喔,小諾也會玩的開心的。」陷入了回憶模式的瑪麗埃塔遙想當年,以前也曾在學校中度過的輕鬆時光:「無憂無慮就是這麼用吧,而且我跟你爸爸也是在學校裡認識的喔。」

 

      講到了關鍵字克羅諾表情微妙得僵硬,他對自家父親的記憶甚至比親戚來得淺薄,而這個人也正是害他們母子倆及家族成員倫落到必須東躲西藏度日的罪魁禍首。克羅諾知道自己使刀的技巧是學自父親,但不知為何居然對經過幾乎沒有記憶,只留下「父親教導他刀術」這個既成事實。倒是那時因意外而受到幫助,還因此簽下依賴契約的事記得挺清楚。只有父親無論聲音還是臉一概模糊得難以想起,就彷彿他的記憶被什麼給遮斷一樣。

 

      其他的事,他從有能力自立以來家族成員就是四處分散的狀態,所有親戚能躲的躲能逃的逃,偽裝混進人類世界生活的也大有人在。克羅諾永遠不會忘記,他八歲左右因為好奇而開口問母親關於父親的事情時,那句令他目瞪口呆的回答

 

 

      ——「嗯?你爸爸?啊啊,他是個很厲害的人喔。」

      ——「真的嗎?是做很厲害的工作?所以沒辦法回來陪我們?」

      ——「嗯嗯,是很厲害又很困難的工作。」

      ——「告訴我告訴我!

 

 

      ——「你爸爸他啊,是個吸血鬼獵人喔。」

      ——「……啊?」

 

 

      年紀輕輕的克羅諾,人生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氣急攻心。噗、噗哈哈哈哈!對不起這個反應太有意思了我看幾次都不會膩!哈哈哈哈嗯咳、咳咳,哈啊哈啊……呼呼,差點嗆死自己,好險。

 

      也就是說呢,逼得他們家族得跑路的來龍去脈是這樣子的:身為吸血鬼獵人,另一個名稱是血族獵人的斯諾賽爾先生,因為惹到了不該惹的大家族,對方非常火大而下了追殺令。所以導致與他有關的人全都被追查騷擾,實在被煩到受不了所以親戚們乾脆撒手不管,打算等到這個風波自己過去。不過這些事都只是「據說」,從他人那裡聽來的情報是真是假現在的克羅諾也沒辦法判定。

 

      但他很疑問有哪個血族會做吸血鬼獵人這個打擊同胞的工作?這不就等於是在替自己插死旗嗎?不管是不是有跟人類聯手這都太莫名其妙了,也托此事之福,他與父親在沒重逢之前就對對方沒半點好印象。

 

     「我看我……還是算了吧哈哈。」沒告訴母親是因為不想待在蠢蛋老爸也待過的地方,克羅諾婉拒了入學這件事。

 

     「真的嗎?這樣很可惜呢,媽媽一個人也沒有問題的。」

 

      不,問題可大了!瑪麗埃塔沒提起這件事克羅諾還沒注意到,他怎麼可能敢放著三不五時就做出自殺行為的母親獨自在家。別說了房子或許會被炸掉,瑪麗埃塔還可能炸掉自己。他的擔心也許太多餘,但過去的經驗一幕幕重回腦海,讓他覺得這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啊,沒有必要特地去什麼學……什、什麼?」尖銳物體劃過他的側臉,連帶地削下了幾根髮絲。打斷他的話的,是十分準確刺進鋼琴琴鍵隙縫的金色餐刀,上面刺著一張折起的白色紙條:「同一個人給的?」

 

 

      ——『好學院不去嗎?』

 

 

     「不去啦。」讀完紙條克羅諾湧起一陣煩躁感,立馬將紙條揉成球丟到旁邊去。沒想到對方不死心,不知何處又射來好幾把相同的餐刀,紙條上的內容一張比一張讓人火大

 

 

      ——『去嘛去嘛去嘛。』

      ——『我跟你說,如果拒絕會被詛咒喔。』

      ——『覺得肩膀變重了對吧?這是詛咒,詛咒!』

 

 

     「煩死人了!」氣到開始在心裡掐這個不知名人士,克羅諾胡亂把所有紙條揉成一團後甩臂用力丟到窗外去:「有夠死纏爛打的!」

 

     「呵呵,看來真的很希望小諾去上學吶。哎呀,這裡還有一張耶。」瑪麗埃塔撿起刺在琴弦處的餐刀,又被克羅諾給一把搶下。

 

     「媽,看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會對心裡產生不良影響啦。」從微敞的縫隙間看見的字卻提起他的興趣,最後一張字條寫的是不同於其他幾張的正經文句。

 

 

      ——『你不想知道嗎?找到你父親的線索就在學院裡。』

 

 

     「……。」看見這行字克羅諾僵在原地,這件事要告訴母親嗎?還是不說會比較好?他經歷短暫的掙扎試著開口問道:「媽,你會很想念老爸嗎?」

 

    「當然會啊,」一直神情明亮的瑪麗埃塔此時露出黯然的微笑,克羅諾其實見過不只一次。在彈奏或是聽見哀傷的曲子時,雖然短暫,但母親臉上會浮現這樣的表情,不過他從來都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有想做的事情要做。」

 

      實在不懂,克羅諾不明白身為血族卻目標獵殺血族的父親的心理;還有說著沒關係而苦苦等待可是什麼都不肯透漏的母親。是因為他還不成熟,還不足以被依賴嗎?名為不甘心的情緒逐漸蔓延開來,他不想要自己什麼都不做。

 

     「那個、媽,我去吧。」克羅諾將紙條收在掌心,如果紙條上說的是真的,那麼這個要他去學院的親戚絕對知道些內情。他不認為對方會大咧咧待在校地內讓他追,這樣就只能夠順對方的意去尋找被安排好的線索了:「我會去學校。」

 

     「小諾?怎麼又突然改變心意了?」驚訝歸驚訝,不過對自己孩子願意踏出自己保護去見識世界的事還是很高興:「好,就這樣決定了,我們一起來準備要用的東西吧。」

 

      這裡我要平反一下,別看瑪麗埃塔現在這樣,以前她也有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名號喔,瑪麗埃塔可是集聚美貌跟力量於一身的 MY GODDNESS!咳,失態了,但是現在不會提到這些所以重新回到正題,於是乎克羅諾以學生身份進入血族學院的事就拍板定案了

 

      發送訊息的神秘人到底是誰,即將踏入學校生活的少年又會遭遇到什麼樣的人事?

      當然不會馬上就告訴你,下集待續下集待續。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