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梅露可】凍融

April 7, 2015

※微CP成分,ゼフュユウ

※女王出沒注意(WHAT)

 

 

======================================

 

 

 

     

      他做了一個夢。

 

     四周是再熟悉不過的幽暗樹林,墨綠與黑色的色塊緊黏在盈滿死氣的枝幹上,這裡不存在生命應有的豐富色彩。葉隙間偶然閃現的火光亮了他思緒,他記得屬於春季的碎片曾摔落此地,斑斕的蝶翼是那樣耀眼、那樣令人無法直視。但也僅如劃過夜空的流星般眨眼便消失不見,甚至來不及留下存在過的痕跡。

 

      他起身拖著自己無力垂落的薄翼朝著火光前進,越發明亮的火焰擋去陣陣夜風。什麼也感受不到,除了皮膚傳來的溫度以外再沒有其他東西,整座森林彷彿只剩他一個。他環視著徹底陷入死寂的家鄉只是訝異自己竟能如此冷靜,並非因為他知道這是個夢境,而是他明白自己的「心」被這座失去春天的森林壓在厚重的冰底。

 

      家人、同僚、族人;失去了、遺忘了、捨棄了,即使如此那又如何?對他來說有誰重要嗎?真正的他在永凍的冰下沉睡著,虛弱得幾乎連他自己都快遺忘。

 

      停下了腳步,如果說連這座棲身之所都要背離他的話,那麼這樣就好。他不害怕失去,從來沒有擁有過又何來失去。火光因不知何處襲來的突風而搖曳,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被全然的黑暗給重新吞噬,或許這次再也醒不過來了。或許,連最後的一點掙扎也放棄的話,總是淤積在胸口不明所以的痛楚也會消失吧。

 

      消失前能將這光芒烙印在腦海裡也好,他注視遠方閃爍的光,本來是空無一人的火焰旁在明滅間多出了影子。最初他認出的是紅與金交織,火焰下彷彿就要燃燒的衣襬,接著雖都看不見面容但都是他所知道的人們一個接著一個出現。

 

      好刺眼——刺目的不是火焰的亮度而是森林染上的色彩,感受到濕濡與寒氣他低頭一看,腳下草地轉變成一片凍結湖面。森林的黑色崁進純白的冰面上,裂隙自他站立的地方開始朝外延伸。不離開不行,這裡不是他熟悉的世界,下意識地往火光處伸出了手。

 

 

      光芒熄滅的瞬間他閉上雙眼。

 

 

 

◆◆◆◆◆◆

 

 

 

      「醒‥‥醒醒……還好嗎?」

 

      一股令人不快的感覺在他緩緩清醒時隨之浮現,卻怎麼也記不起這感覺是從何而來。在聽見似乎是呼喚他的聲音後他才驚覺自己居然熟睡得不省人事,吃力地坐起便看見一臉擔憂的少年和其他同伴圍在桌邊,見他沒事後還有人誇張地鬆了口氣。

 

      「還好沒事,我去準備大家的晚餐吧,得讓傷者多吃點營養的食物才行。」ヴィスパ拉著一旁還打算說些什麼的家人往門外走去,恢復安靜的房內只剩下桌面上的ゼフュロダイ、和優與梅露可。

 

      「很抱歉,我居然……」想起自己是由於一時不查被魔寵的偷襲擊中,不僅沒盡到護衛的職責還躺了好長一段時間耽擱大家的行程。

 

      「不不不,別那麼說,請你幫我和魔寵戰鬥這件事本來就很辛苦。」優連忙回答,但沒有說出他一直心裡有股罪惡感,因為妖精和某些魔寵的體型差距實在太大,每次戰鬥時無不替這些同伴們捏把冷汗。

 

      「說起來都是因為你亂衝才會變成這樣,你有好好反省了嗎?」梅露可指著垂頭喪氣的罪魁禍首說道。

 

      「對不起!」用接近哀號的方式道歉,優從旁邊的茶壺往ゼフュロダイ的杯子倒了一點茶:「這幾天請好好休息吧,你的傷需要時間復原。」

 

      「謝謝。」杯中液體散發的茶香讓人冷靜,剛才莫名的不適感已減輕大半。旅行迄今他仍舊不明白自己心境的改變具體而言是什麼、又從何而來,噩夢一定也是因為這種變化才產生的吧?ゼフュロダイ不禁感到焦慮,要是持續維持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只會造成他人麻煩。

 

      「應該道謝的是我吧?」優搔著頸子尷尬地笑了:「就像梅露可說的,要不是你的關係昏著的人就是我了。」

 

      「優的話,就算昏睡個三天三夜也不奇怪呢。」擅自做了情境假想的梅露可點點頭。

 

      「我真的有那麼弱嗎!」對梅露可的評價難以回擊,優帶著瓶中少女也準備離開去幫忙晚餐:「你再躺一會好了,晚餐好了我們會再進來的。」

 

      「麻煩了。」望著優離開的背影,ゼフュロダイ腦中瞬間閃過一個畫面,那是火焰旁令人印象深刻、比火焰的紅還要鮮豔的顏色:「我究竟……」

 

      雖然不懂的事情還有很多,但他至少察覺了所有改變都是出自同一個人,不管是他所知的日常還是旅行的開始。咬著牙撐起身體,他向著已然闔上的門單膝跪地,在他能夠重新掌握自身之前只有一件目標是不可動搖的。為了那個等同重新給了他人生的少年,他已許諾過要保護對方。

 

 

      「無論多少次我都會擋下——」

       我的王。

 

 

 

 

==================================

 

 

其實已經ㄅ知道自己在寫啥(乾

女王的組合我吃跟優的組合我也吃

我就很喜歡這種糾結感啊!!(沒人問你

 

每次都覺得自己寫西批其實都不像在寫西批因為只有沉重感WWWW

(歐~~沉重ㄉ愛(滾

因為大多都只寫心裡描述不會寫到肢體接觸(?

但我就很喜歡這種心理的糾結感啊!!(你說過了#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