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September 27, 2016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薄明】#000 瘦形魔《下》

October 31, 2016

1/2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梅露可】聖誕節文

December 25, 2014

※主所長&若葉的紀錄者,名字自譯

※腦補有,私設奧黛特是所長收留在研究所生活成長的孩子

 

 

======================================

 

 

 

     「休假?」

 

      這個名詞對一個年僅十三歲的孩子來說應該很有吸引力,但面前的女孩只是微露驚訝接著低下頭似乎有些失落,一連串的反應都讓本來想要邀功的莉琪滿頭問號。

 

     「怎麼了?妳不想放假嗎奧黛特?這可是難得的假期耶!」莉琪抓住對方瘦小的雙肩搖晃,表現得比事主本人還要激動許多:「這可是我們沒有的喔!妳應該趁機好好休息一下,不然我提起膽子去向所長問這件事就沒有意義了嘛。」

 

     「可是我,」奧黛特眨眨眼表示疑惑:「也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啊。」

 

      即使有了假期,一旦踏出這間研究所她也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去哪些地方,她將大部分的時間投注在研究所,對於外面的情況她是一知半解。

 

    「所以我可以帶路啊,這樣一來我也可以藉機偷跑溜出去找雪地特有的藥草了!」完全沒打算掩飾自己真正意圖的莉琪挺起胸,對自己光輝的尋藥之路充滿期待,可惜下一秒這份期待又被奧黛特的話給擊碎。

 

     「謝謝莉琪姐姐,但是我還是想待在這邊。」抱著自己每天用來做繪圖紀錄的厚重筆記,奧黛特猶豫了一會還是拒絕這個機會,接著說出口的童言讓莉琪本來想繼續勸說的莉琪一時語塞:「因為我想所長會需要幫忙,所以我要留下來。」

 

     「奧黛特,你沒事吧?」伸手捏捏對方幼細的臉頰,莉琪的臉上寫著不可置信:「是那個所長耶,那個只要目光對上就會動彈不了的所長耶!而且妳不是每天都被交代一堆雜事嗎?上次也是,要妳一個人去清資料室太強人所難了,還好有我們幫忙不然你要做到幾點才能休息啊。明明妳就是個十三歲的孩子,所長在這方面真的太不近人情了。」

 

     「不是的,我……」可是常常拿奇怪藥品到處給人試喝的莉琪不也是讓人頭疼的人物嗎?最終這句話奧黛特還是吞了下去,面對突然開始打抱不平的莉琪她想回應些什麼,話卻被突然從旁插入的淡然嗓音打斷。

 

     「回去。」

 

     「咦?」轉頭望向無聲無息出現在門後的所長埃爾哈特,莉琪頓時嚇得退後了兩步:「所所所長!」

 

     「說得很清楚了吧,」平淡幾乎看不出情緒起伏的埃爾哈特繞過兩人往自己的研究室走去,對剛才莉琪的話似乎不怎麼介意:「所以說了你們兩個都回去,假期時別讓我看見妳們出現在這裡。」

 

     「啊……是!謝謝所長。」不管面對幾次莉琪還是沒法抵抗上司帶來的威壓感,每次只要在埃爾哈特的視線範圍內她總是會安分歛起自己平時的玩笑態度。此時非常在意自己剛才的失言,莉琪忍不住嘗試至少替自己辯解一下:「所長,那個,我說的意思是……」

 

     「無所謂,那是事實,就這樣。」只是專注於手中文件,埃爾哈特的身影拐彎後消失在剩下兩人的面前。

 

     「好、好險喔,」確定埃爾哈特已經離開以後莉琪誇張地長吐了氣,她拍拍奧黛特的頭說道:「所長就這麼說了妳就放假去吧,我也有了假期還真是不錯,嗯嗯。」

 

     「其實,」望著那背影離去的方向,奧黛特用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音量低語:「我覺得啊——」

 

 

 

◆◆◆◆◆◆

 

 

 

     「不在這嗎。」埋首在檔案堆裡的埃爾哈特翻找著桌面成疊的資料夾,怎麼樣就是找不到想查的文件,或許是已經被歸檔了吧。如此想著的他頭也未抬地朝一旁伸出手——這幾乎已成為一種習慣動作,並呼喚某人的名字:「奧黛特,我需要兩百七十五號。」

 

      手掌靜止於空中等不到應該很快就會感受到的重量,寂靜的空間也沒有匆忙的腳步聲和回應。他停頓了一下收回手,這才想起自己昨天已經讓奧黛特放假,對方現在根本就不在研究所裡才是。既然如此就只能靠自己找了,他起身前往隔壁的檔案室。

 

      指尖滑過被整理得井然有序的資料夾,這個地方雖然是他在使用但平時都是由奧黛特做整理。所有文件分門別類排列得相當整齊也方便尋找,說這些文件都是由一個年僅十三歲的孩子所打理的話大概會引來一陣讚賞吧。他想起了昨天莉琪所說的話,自己是不是真的對那個孩子太嚴苛了?但如果真要說,他一直以來都不曾針對誰,而只遵照自己的意思去做罷了。至於他的所做所為在旁人眼裡看來究竟是如何,這也不在他的管轄範圍所以思考也毫無意義。

 

     「沒有……」想要的文件並不在櫃子裡,看來這區間的文件還沒被整理好,只能回頭從成疊的紙頁裡翻找了嗎?正想回研究室時,敞開的門外那個不該出現在這的女孩遞出了手中的文件夾。

 

     「所長,給~」奧黛特穿著與平時不同的衣裝,由白色及紅綠構成的洋裝,邊緣處綴上了白色絨毛,整體而言頗有節慶的感覺。

 

     「不是說了別讓我看見妳出現嗎。」埃爾哈特邊說著邊接過對方遞來的文件,依舊維持著無表情的面容與冷淡的語氣,感覺不出任何符合話語中應有的不耐。

 

     「因為,我不在的話所長會困擾嘛。」果然才剛踏進研究室就看正在找東西的所長,能幫上一點忙真是太好了,她心想。奧黛特踩踏著碎步,跟上那對她而言過於寬闊的步伐。

 

     「……隨妳吧。」看著似乎挺開心的奧黛特感到不解,他不記得今天是什麼值得高興的日子。

 

     「所長,這個給所長喔。」從紙袋中取出了一件同樣是用白紅綠構成的傳統服飾,從外觀判斷或許是哪個國家的民族衣裝吧。

 

     「送我?為什麼?」

 

     「感謝禮,一直想說聲謝謝的,我喜歡這個地方、喜歡所長還有大家。聽城裡商隊的叔叔說今天是雪國的慶典,在這一天大家會送這樣的禮物喔。」平時也少有明顯表情的奧黛特露出淡淡微笑,但面對埃爾哈特的視線越說聲音變得越小:「莉琪姐姐看到商隊的新品,說我很適合可以買來穿看看,也想要送給所長,所以買了呦~」

 

     沉默維持了一會,就在奧黛特想著果然不會被收下時埃爾哈特拿起了她手上的紙袋,拆開包裝將那件似乎挺保暖的披肩披在奧黛特身上。

 

     「下次,放妳假就別再跑回來,要是累倒的話我會更困擾。」背過身,坐回辦公桌前重新提筆書寫資料的埃爾哈特說著:「還有,那件是借妳的,離開前還我。」

 

     「……是!」奧黛特拉緊了對於她顯得寬鬆的披肩,望著已經低頭專心在手中作業的埃爾哈特,不自覺小聲地笑了出來。

 

     「怎麼了?」

 

     「其實我覺得……嗯嗯,沒什麼~」無論是眼前的人還是其他前輩,從自己踏進這裡後就沒有改變。每天胡鬧、埋頭研究、被新奇的事物包圍著、一起煩惱著要怎麼得出結果,這種日子要是能繼續下去就好了。要不是當初埃爾哈特收留了在街上徬徨無助的她,她恐怕至今還在街道的某處徘徊吧。奧黛特想了想還是沒有把話說出口,因為就算說了所長也不會承認的。

 

      ——所長其實是個溫柔的人喔。

 

      這一點相信不用特意說出來研究所的大家多少也能體會的,所以這裡才會聚集了那麼多的人,那麼多願意跟隨在那總是表現冷淡又隨心而動的埃爾哈特身後,而她一定也一直是其中的一人。

 

    「吶,所長,冬想夜快樂。」

 

 

 

◆◆◆◆◆

 

 

 

     「所長所長!還有一個禮物喔~」

 

      奧黛特拆掉紙盒拿出一個看似鹿角的不織布頭飾,踮起了腳戴在低頭填寫表格的埃爾哈特頭上,由於燈光的關係頭飾的影子投映在紙頁上而模糊了文字。

 

     「……這個太礙事了我不要,拿下來。」

 

     「咦——」拿出了紙筆想要畫下鹿角所長的奧黛特發出了失望的呼聲。

 

 

 

==================================

 

 

 

總之是個腦洞出來的情節(妳哪時不腦洞

記得有特別在人設標註追隨者眾多、有領導與個人魅力的角色是所長跟暴君

覺得兩個人的共通點就是性格很真(?)只是外顯有很大的差異,一冷一熱
所以說所長並不是傲嬌(。)

個人覺得他講出來的話跟心裡所想是同步的XDDD

&這篇裡兩個人都不知道ミルカ含意(。)

收下了ミルカ的所長.....嗯(乾

 

 

 

 

 

 

 

Tags: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